咕咚网

四月流春作品集,庶子逆袭 四月流春,四月间事 尾鱼 小说,宠婢 四月流春 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24 23:06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她再一次被人拉进了怀里。 又是顾轩扬。 夏沐回过神来,只听他温和地问:“怎么失魂落魄的?”不知怎的,泪水就喷涌而出。她抱紧了顾轩扬,埋在他怀里嚎啕大哭,恨不得把自己的委屈都随着眼泪哭出来。 顾轩扬环着她,任她哭着,眼神晦暗不明。 过了很久,夏沐才从吸着鼻子从顾轩扬的怀里退出。 但顾轩扬没打算放开她,他的手环在她腰间,语声清润,“还哭吗?” 察觉到自己的事态,夏沐低下头摇了摇,所以她根本没有看到,顾轩扬的澄澈的眼眸倒映着自己的影子“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哭了。”关于她哭的原因,她不说,他可以不问。但他绝不能再看着她这样伤心。 夏沐愣了愣,一股暖流注入她的身体。可紧接着,顾轩扬就虔诚的捧住她的脸,低下头,印下一吻。与陈深的狂暴掠夺不同,他的吻就好像徐徐春风,只是……夏沐拧眉,发自内心的抗拒想要把顾轩扬推开。 “还真是浪漫。” 清脆的掌声响起,陈深踏着夕阳的影子,漫步走近。 夏沐猛地推开了顾轩扬,望向不远处的陈深,他身上凌厉的气势犹如道道利箭射在她身上,直叫她喘不过气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陪苏静心? “过来。”陈深薄唇轻勾,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眼神里翻涌着怒意。如果不是他刚好看了一眼窗外,这一对狗男女是不是就打算在大街上私奔? 一想到那个情景,他的眼睛里染上了杀戮,大步迈进,抓住夏沐的手臂往前拉。夏沐不想牵连到顾轩扬,也只能跟着往前走。偏偏,顾轩扬不但没有放手,还死死握住了夏沐的手:“你才应该放开!就算你是夏沐的哥哥,你也不能这样对她。太过分了。” 陈深动作一停,随即狠狠用力,把夏沐拽到了自己身边:“我的女人不容许他人染指,你已经触碰了我的底线。”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可是他哥哥。”顾轩扬怒瞪陈深。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她是谁的女人。”陈深扳着夏沐的脑袋亲了下去,唇吻交缠。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夏沐推着陈深。男女之间的力气毕竟悬殊,她无法撼动陈深分毫,舌尖被他狠咬了一口,血腥气顿时在口中散开。晶莹缠丝在陈深和夏沐的唇间交织,倒映着夕阳的余晖。 陈深直视顾轩扬,淡淡吐字:“懂?” 顾轩扬挥手就要被陈深一拳,被陈深抢先一步,打在腰腹,狼狈跌倒。 陈深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顾轩扬:“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不介意你再看看。”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夏沐被陈深拦腰抱起,朝不远处的车子走去,一把把她摔进了后座。一种不好的预感侵掠夏沐的神智,她踢踹着陈深,想要逃。陈深不管不顾,扯下领带,缚着她的双腿,再一手钳住她的双手,挤了进去,将她狠狠贯穿。 陈深这一次是发了狠的折磨夏沐,想要把她撕裂。夏沐渐渐地放弃了挣扎,冷眼看着在她身上逞凶的男人,心痛无比。 终于,伴随着一声低吼,陈深发泄了欲望,冷漠的从她身上退出。就在这个时候,他隐约听见了夏沐犹如即将飘散的烟云一般,破碎的声音: “陈深,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

她再一次被人拉进了怀里。 又是顾轩扬。 夏沐回过神来,只听他温和地问:“怎么失魂落魄的?”不知怎的,泪水就喷涌而出。她抱紧了顾轩扬,埋在他怀里嚎啕大哭,恨不得把自己的委屈都随着眼泪哭出来。 顾轩扬环着她,任她哭着,眼神晦暗不明。 过了很久,夏沐才从吸着鼻子从顾轩扬的怀里退出。 但顾轩扬没打算放开她,他的手环在她腰间,语声清润,“还哭吗?” 察觉到自己的事态,夏沐低下头摇了摇,所以她根本没有看到,顾轩扬的澄澈的眼眸倒映着自己的影子“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哭了。”关于她哭的原因,她不说,他可以不问。但他绝不能再看着她这样伤心。 夏沐愣了愣,一股暖流注入她的身体。可紧接着,顾轩扬就虔诚的捧住她的脸,低下头,印下一吻。与陈深的狂暴掠夺不同,他的吻就好像徐徐春风,只是……夏沐拧眉,发自内心的抗拒想要把顾轩扬推开。 “还真是浪漫。” 清脆的掌声响起,陈深踏着夕阳的影子,漫步走近。 夏沐猛地推开了顾轩扬,望向不远处的陈深,他身上凌厉的气势犹如道道利箭射在她身上,直叫她喘不过气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陪苏静心? “过来。”陈深薄唇轻勾,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眼神里翻涌着怒意。如果不是他刚好看了一眼窗外,这一对狗男女是不是就打算在大街上私奔? 一想到那个情景,他的眼睛里染上了杀戮,大步迈进,抓住夏沐的手臂往前拉。夏沐不想牵连到顾轩扬,也只能跟着往前走。偏偏,顾轩扬不但没有放手,还死死握住了夏沐的手:“你才应该放开!就算你是夏沐的哥哥,你也不能这样对她。太过分了。” 陈深动作一停,随即狠狠用力,把夏沐拽到了自己身边:“我的女人不容许他人染指,你已经触碰了我的底线。”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可是他哥哥。”顾轩扬怒瞪陈深。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她是谁的女人。”陈深扳着夏沐的脑袋亲了下去,唇吻交缠。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夏沐推着陈深。男女之间的力气毕竟悬殊,她无法撼动陈深分毫,舌尖被他狠咬了一口,血腥气顿时在口中散开。晶莹缠丝在陈深和夏沐的唇间交织,倒映着夕阳的余晖。 陈深直视顾轩扬,淡淡吐字:“懂?” 顾轩扬挥手就要被陈深一拳,被陈深抢先一步,打在腰腹,狼狈跌倒。 陈深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顾轩扬:“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不介意你再看看。”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夏沐被陈深拦腰抱起,朝不远处的车子走去,一把把她摔进了后座。一种不好的预感侵掠夏沐的神智,她踢踹着陈深,想要逃。陈深不管不顾,扯下领带,缚着她的双腿,再一手钳住她的双手,挤了进去,将她狠狠贯穿。 陈深这一次是发了狠的折磨夏沐,想要把她撕裂。夏沐渐渐地放弃了挣扎,冷眼看着在她身上逞凶的男人,心痛无比。 终于,伴随着一声低吼,陈深发泄了欲望,冷漠的从她身上退出。就在这个时候,他隐约听见了夏沐犹如即将飘散的烟云一般,破碎的声音: “陈深,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莱姆生活

夏沐没有说话,她的眼睛在寂静的房间里滚动。 过了很久,陈深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个……时候难过吗?” 他的嗓音低哑,好似在隐忍什么。 夏沐没有出声,电光一闪,她想到了她下定决心离开他的那个时候。 他结婚了,在她最难过的时候,和苏静心结婚了。 “告诉我,我知道你还没睡。”陈深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都过去了。”夏沐闭上眼。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暗夜寂静,陈深听到了夏沐均匀的呼吸声,他悄然起身。 下意识的走到她床头,想要摸摸她的脸,确认她还在,却终究失去勇气,蓦然收回了手。 “对不起。”他静静的看着她的轮廓,把脸缓缓靠下,在她深纠的眉心印下一吻。 “对不起……”陈深抬头,快速而又安静的抓了包烟走出房间。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本该熟睡的夏沐睁开了眼,眼中的情绪复杂难辨。 许久,她的眼角划过两行清泪,“我从没有恨过你……” 因为,我一直爱你。 第二天,夏沐罕见的睡过了头,她醒来时陈深已经不在了,被子和枕头收拾的干干净净好似昨晚只是夏沐的一场梦。 她叹了叹气,拿着课本去了教室。 直到下午,她送孩子们下学也没看见他。 天空灰蒙蒙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夏沐和孩子们站在屋檐下看着雨势变化,才见他撑着伞从远处走来。 走到夏沐身旁,他收起伞,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站立着。 等到雨势转小,他才开口,“我送孩子们回去,你在这等我。” 那副口气就像叮嘱守在家中的妻子。这不是和他闹脾气的时候,夏沐点了点头。 他带着孩子们走了。只是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夏沐的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了一块,怎么也填不满。 他这一走,直到夜色降临都没有回来。 夏沐急躁的踱步,照理一个小时就能回来…… 终于,她穿上雨衣,拿着手电跑了出去。 雨后的山路很滑,她撑着根木棍艰难前行。 走了很久,她依稀听到了一阵哭声,忽地她的心紧揪成一团。 她加快了脚步,走过去。 “怎么回事?”她环顾四周,迷茫的看着那个本该被陈深送回家的孩子。 那个孩子红着眼,泪水鼻涕流了一通,“夏老师,我们走到一半有滑坡,我掉下去,陈叔叔为了救我……摔下去了。” “你说什么?”夏沐的心像被抛至高空又骤然跌入万劫不复的山谷,她双腿无力瘫软,泪水突然间就流了下来。 村里的大人们多少知道夏沐和陈深有点关系,忙安慰夏沐,“夏老师,你别担心,我们已经叫人去找了。肯定能找到陈先生的。” 夏沐无助的张望着,喃喃的呼唤陈深的名字,“陈深,陈深……” 村里人搀着她到一旁避雨,她犟着摇头,“我不去,我要等陈深。” 就在这时,深沟底下传来呼声,“找到了,快来搭把手!”

顾轩扬收到消息匆匆赶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再加上陈深一身的血污,他更加怒气冲天,想都不想,一拳就打在了陈深的脸上:“你对他做了什么?” 陈深“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可他根本就没打算躲闪,他由着由着顾轩扬打,只是凝视着手术室上那盏红色的灯,整个人带着前所未有的狼狈。 终于,一个医生推开了手术室的门,满脸焦灼地走了出来: “哪位是病人的家属?” 这句话仿佛给了陈深无边的力量,他猛地推开了顾轩扬,踉踉跄跄地跑到医生面前:“我是!”医生脸上的表情让他的心里升起了可怕的恐惧,担忧啃咬着他的神经,叫他整个人忍不住颤抖起来。 顾轩扬也走了过来,焦急的拧起眉,等着医生说出夏沐的情况。 医生递来了一纸病危通知书:“赶紧签了吧。病人伤心过度,流产发烧,现在又大出血,情形很不乐观。” “你说什么?”陈深的声音一抖,下意识的就往手术室冲。夏沐,你给我起来。你不是一直很坚强,怎么欺负都不会服软的吗?现在怎么躺下就不愿意起来了? 医生护士们马上把陈深拦住:“冷静一点,你现在进去对病人没有好处。” “放开!”被重重压制的陈深艰难向前,试图看到夏沐的影子:“夏沐,你醒醒!”他只觉得心疼的快要死掉,原来那一段被他自己埋葬的感情,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酝酿到了这样深刻的地步。 “嘭!”顾轩扬追了过来,狠砸了陈深一拳,抓过他的领子,拉到与视线平齐的位置:“陈深,我警告你,马上签了协议,这样闹下去,对夏沐没有好处。” 陈深恍恍惚惚地回过了神,他什么都没有说,接过了纸笔,快速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他的字迹潦草不堪,一如他此刻慌乱的心。 接过签了字的通知单,医生又一声不吭地走了进去。陈深缓缓跪坐在地上,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每过去一秒,对他都是一份更深的煎熬。 终于,手术结束了。 躺在病床上的夏沐,被推了出来。这个时候,陈深才发现,她竟然已经那么瘦了,几乎薄成了一张纸,雪白的被子下,连个人形都没有,又好像吹一口气就能飞走一样。就连脸色,也苍白得跟床单没有了什么区别。 这样的想法,让他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他赶紧抓住了夏沐的冰凉的手掌,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眼中满是怜惜和忏悔。 看到此情此景,顾轩扬心中五味杂陈。他其实都知道的,不管夏沐和陈深之间的爱恨有多么不堪、多么误解,夏沐的心里,永远都有且只有陈深一个人。 而现在,这个后悔了的陈深,对夏沐来说,应该是最好的礼物。 他苦涩一笑,蓦然转身。 原来放手,竟然是这么难受。 尾随而来的苏静心见到顾轩扬着落寞一幕,嘴角阴险上扬,心里有了另外一番打算。

“小心。” 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夏沐惊慌睁眼,一张熟悉温和的俊颜映入眼帘。 “学长。”她站好,从顾轩扬怀里退出。 顾轩扬脸上挂着如和煦暖阳般的微笑:“你怎么在这里?” “我……”夏沐感到一道森冷的视线直逼过来,从余光中,她看到了陈深镀了寒冰的脸,“我和我哥哥嫂子过来取戒指。……他们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她说完,慌慌张张就往陈深的方向跑,谁知情急之下,再次脚底打滑,重心不稳,往后倒去。顾轩扬一步上前,把她揽入怀中,语气温柔不失宠溺:“小心点,怎么总是冒冒失失的。” “嗯。”这一回夏沐小心了许多,踩着小碎步走到陈深身边。 店长早笑容可掬地等在了一旁:“请三位到贵宾室来。” 苏静心脸上的笑容根本就藏不住,拉着陈深就往前走。陈深却有意放慢脚步,轻轻挣开了苏静心的手,半挡在夏沐面前:“夏沐有点不舒服,我先带她到边上看看。你先过去了。” 苏静心的表情一滞:这是他为了这个女人,第二次支开她了。 她想要拒绝,却看到了陈深眼里流泻出来的暴戾。他在她面前从不这样,现在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苏静心的手指悄然捏在了一起,弯起嘴角:“那好吧。等夏沐好一点,你们就快点过来哦。” 陈深点点头,扯着夏沐的手臂径直往前带。 等到了楼梯间,陈深毫不掩饰他的愤怒:“夏沐,你可真是贱。我这才多久没干你,你就耐不住寂寞了?看到男人就发骚?” “我没有。我是不小心绊倒,学长好心帮我。”夏沐反驳。 “学长?叫得这么亲密?”陈深的幽暗的墨瞳微微眯起,浮现一丝狠厉,冰冷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摩挲着,“看来我没有满足你?” 夏沐对上陈深狡黠的双眼,心中一空,一股寒流从他的手蔓延至她全身。 她惊恐的瞪大双眸。他该不会是想? 陈深的手绕到她胸前,扯下她的衬衫,另一只手,探向她的裙子。一道清晰的皮带锁扣声起落,陈深拉下夏沐的裙子,扒开她的底裤,没有任何前戏就狠狠贯穿。 “啊!”夏沐的两只手被陈深压在强上,她挣扎无法,只有惨叫。 “叫啊,让所有人都来看看你这的模样。” 陈深猛烈的撞击着,似要把夏沐生吞入腹。等他终于宣泄完,他轻嗤一声,像手上触及脏污一样把她摔开,潇洒推门而出。 夏沐踉跄倒地,狼狈的收拾自己。她一次次的拭去眼角的泪,泪水却还是一次次的不听话的滚落。却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手机被踢到了楼梯间的角落。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光,她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去的,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演着戏,好像她跟陈深真的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兄妹。好不容易熬回了家,她倒在床上就昏了过去,发起了高烧。 可就算这样,陈深还是不肯放过她: “起来,说,你是怎么让人绑架苏静心的?”

过了半个月,苏母的身体终于转好了,苏静心也离开了苏家。而陈深和夏沐则甜甜蜜蜜的生活着。 这天,陈深和夏沐从超市回来时,苏氏夫妇正在他们家附近徘徊。 见他们终于回来,苏母直接跑到夏沐面前,拉着她的手很是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夏沐懵了懵,迷茫的望着陈深。 陈深放下手里的东西,拉着她到一旁说明情况,“我一直没告诉你,我查清楚了。苏伯伯苏阿姨就是你的亲生父母。”现在他们来了,想必他们已经做好选择了。 “你说什么?”夏沐僵在原地。 从陈深告诉她,她不是那个女人亲生的时候,她就无时无刻不想念自己的父母,渴望着家庭的温暖,现在梦想终于成真了。 只是她有些适应不了,她竟是和苏静心换了身份。而她的爸爸妈妈其实离她很近。 “乖。”陈深在她的额头亲了亲,“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也不管你会不会接受他们,我都支持你。” 夏沐忐忑不安,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苏氏夫妇。 “夏沐,对不起……”苏母目光含泪,对不起,没有好好照顾你,把你弄丢了。对不起,没有好好教育苏静心,让她做出那种事,伤害了你。更加对不起的是,当初苏静心伤害她的时候,还没有阻止,害你流产了。 苏父上前一步,颤着唇,“你可不可以原谅我们?都是我们不好,没有照顾好……”说着,苏父甩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往自己脸上打。 “别……”夏沐忙拦下。 苏氏夫妇抱在一起双双泪目,想上前抱住夏沐又不敢,胆怯,愧疚,期待的情绪交织。 夏沐回头看了陈深一眼。她再也不是被人抛弃的人,她有了父母,丈夫,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她的泪水喷涌而出,牵住了苏母的手。 苏母瞳孔微张,把夏沐揽入怀里。一家三口紧紧相拥。 认完亲,苏氏夫妇就想把夏沐带回家。 陈深怎么能同意! “夏沐是我们苏家人,当然要跟我们一起回苏家。”苏父把夏沐和苏母挡在身后,和陈深硬杠。 “夏沐是我的妻子,自然要和我住在这里。”陈深脸色沉郁。 “胡说!”苏父挺直了胸膛,“我们家夏沐和你领证了吗?就是你妻子?你别想这样把我们家女儿拐走!休想!” 陈深眼眸一动,璀璨的光芒一闪。的确有些事情该提上日程了,不过…… “夏沐是我的,谁也别想把她带走。”陈深略有点孩子气的把夏沐拉了过来,掖自己的怀里。 苏氏夫妇笑了笑,他们的女儿能找到这样的女婿,以后也不用愁了。 陈深和夏沐留了老两口吃了饭,苏氏夫妇才在陈深的黑脸下依依不舍的离开。 …… 温馨的小日子一天天的过,倒是情人节这天,夏沐还没睡醒,陈深就离开了。 等了一整天也没看到他人影。 夏沐蕴着怒气给他打电话,没想到是一个女人接的。

苏静心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被陈深派来的保镖拦在门口,闹了不少笑话。 没办法,苏静心只能气急败坏的给苏父打电话,没想到苏父也被陈深支到了邻市。 苏静心感觉像被人火辣辣的扇了两巴掌,一气之下,她再次给那个人打电话。 把钱增加到五百万,让他去绑架夏沐,把她强了。她倒要看看,到时候夏沐成了残花败柳,陈深还会不会多看她一眼? 只是没等来夏沐出事的消息,她倒被警察传唤了。 原来,陈深的人早就暗中监视那个人,苏静心给他打的电话被全程录音。就在苏静心给那个人打完定金的那一刻。陈深的人就破门而入,把那个人抓起来,押到了警局。 在陈深的威逼利诱下,那个人还是把苏静心供了出来。 面对指控,苏静心怔在原地,又笑又哭。 没多久,苏父就从邻市赶了回来,一向刚正不阿的他还是找人动了手脚,以有第三人格的名义把这个宝贝女儿保释出来。 收到消息,陈深狭长眉眼微眯,不紧不慢到了苏氏。 把一份报告递到了苏父面前。 “你什么意思?”苏父靠着办公椅,扫了那份整齐装订的文件。 “陈深,说实话。没有我苏氏,你陈氏也不可能有今天。现在你为了那个不清不楚的妹妹,伤害我的女儿,难道还要赶尽杀绝吗?” “您先看看吧。”陈深的声音不卑不亢。 苏父不明白他的意思,把文件抓到面前,胡乱翻开一页,表情变化莫测。 虽然时隔多年,但资料还算保存的完整,再加上证词,剩下的就差一张亲子鉴定,就能证明苏静心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这些年,他虽然发现苏静心长得的确不像他们夫妇,但他不可能就此否定自己的女儿,怀疑她不是自己亲生的。 当证据呈现在面前,苏父大惊失色,复杂的看着陈深,“这……都是真的?” “这些都是我母亲查出来的。”陈深神情凝重,“当初苏静心向她表明夏沐身份时,她就派人去调查了。这唯一的一份文件被我母亲放在我外婆家,也正因如此,我才迟迟没有查出结果。要不是我外婆拿过来,我想真相永远不会浮出水面。” “如果我猜的没错,苏静心也是因为这样才会买凶杀人。所以,苏伯伯,你觉得我会拿我母亲的性命去看玩笑吗?” 苏父缓缓放下文件,抬头看着陈深,“那我的孩子呢?” “夏沐。”陈深沉默了瞬才答道。 苏父拍桌子站起,“什么?” 之前他还挺喜欢那个孩子的,直到苏静心和陈深的事,那个孩子在他败光好感。 怎么会? “这是夏沐的头发,你可以拿去做亲子鉴定。” 陈深放下装着夏沐头发的塑料袋补充道:“还有,苏静心就是害死我父亲的那个女人的孩子。” 言罢,他淡漠转身。他已经把能做的做了,剩下的就看苏氏夫妇了。 至于夏沐,不管苏氏夫妇如何决断,他都会守护好她,绝对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夜,大雨倾盆。 闪电挟裹着雷鸣,在房间里折射成一道道狰狞可怖的光芒,更投射出一对男女交缠的身影。 陈深把夏沐按在地板上,拉下她的底裤,解开了皮带,无视她的挣扎与哀求,把怀里的女人翻了一个身,从她的背后狠狠占有。 “不……不可以。”夏沐扭曲着身体,想强行从他的怀抱里爬开,但逃开不过一瞬,就又被男人拉了回来,重重地一撞,痛不欲生。她的脸被陈深压在了地板上,一半火热,一半冰冷。 这是陈深每次侵犯她的固定姿势。 地板,后面。 屈辱不堪。 “不是说不要,不可以?”陈深低沉魅惑的声线伴着惊雷响起,“反应那么强烈?我看你和你妈一样欠收拾是不是?” 夏沐低喘着想要解释,却已经说不出话来。她处在陈深制造的情潮中无法自拔,又被他的冷漠凝结的冰水狠狠浇醒。身和心的双重压迫让她几近崩溃。她闭上眼,泪水直流。 五岁那年她被亲生母亲抛弃,是十岁的陈深把她捡回来,让她进入陈家,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 或许是因为这个恩情,又或许是其他,夏沐爱上了陈深。但她不敢说,也不能说……于是,这只能成为她心中甜蜜而又美好的秘密。 只是没想到,四年前,她的亲生母亲回来了,还和陈爸爸混在了一起。 陈深发现了这一切。 为了让他保守秘密,夏妈妈给陈深下了药,让夏沐跟他躺到了一张床上。不仅如此,她还拍下了他们的照片,作为威胁。 而真正让陈深从此恨上她的……是陈爸爸死在了她妈妈的床上。那个罪魁祸首,在这一件事情后消失无踪,只剩下了夏沐,默默承受着来自陈深无情的报复。 “啊——”夏沐的头皮一痛,是陈深在揪着她的头发往后拉,她惊叫出声,却在看清眼前的事物时,如坠冰窖: 一个手机镜头,正对准着她。并在夏沐慌神的刹那,拍下了她最为不堪的一面。 夏沐心里一阵一阵的发凉,尽管知道这很可能没用,她还是抱着最后一点微渺的希望,破碎地询问:“哥……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陈深冷笑,“像你妈一样拍拍照而已。然后,说不定心情不好的时候传上网,开心一下。” 夏沐的泪水喷涌而出,浓烈的委屈堵在心头:“不要!哥哥,不要,我求你,求求你……” 可这显然不能让陈深满意,他继续在夏沐身上驰骋着,执意要将她最后一丝尊严完全碾碎:“这是贱人求人的姿态吗?” “小贱人,求求哥哥。”夏沐别开头,终于如陈深所愿,说出了羞耻的话语,“不要发照片,收拾小贱人就好。” 陈深放肆大笑,加快了耸动,终于在一声低吼在释放了自己,然后毫不犹豫的从她身上退出,又拿起夏沐的底裤在手上一擦,甩在了她的脸上。 夏沐娇小的身体在地板上轻颤,看着陈深扣上皮带,衣冠楚楚的站到她面前。 “给我安守本分。”他嫌恶地扫了她一眼,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转身离开。 地上的夏沐抱紧双膝,豆大的泪水不住掉落。她不能怨他,她的母亲的确做出了无法饶恕的罪来,可是…… 手机频频发出提示音。 夏沐眼皮微抬,颓然把手机拿了过来,映入她眼帘的,居然是—— “陈氏集团总裁陈深将于半个月后与苏家千金苏静心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