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陈数和老公咋么认识,陈数吻戏视频超长吻戏,陈数主演的电视剧,陈数有过几个老公

发布时间:2019-10-24 23:27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当然,对于这件事梁晓橙一直没着急,更加不会去催促陆战宸。相反,那男人倒是在他们两个能够见面的有限的时间里,已经唠叨了好几次了。 这天早上,梁晓橙刚刚醒来,就接到了男人的电话:“今天下午你请个假吧。” “你昨天晚上在办公室待了一宿?” 看了一眼自己旁边冰凉的被窝,梁晓橙反问道。 “嗯。”陆战宸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疲惫:“铂锐那边打电话是之前定制的婚纱和礼服都已经到了,让我们过去试穿,另外摄影师也安排好了,可以顺便把婚纱照给照了。” “这么快,不需要等吗?!”梁晓橙不由得惊讶的问道。 不怪她惊讶,实在是那婚纱根本就是在他们从法国临走的当天,这个男人临时起意非逼着她一起去定制的,还找的是欧洲最有名的婚纱设计师。 据说那个设计师的订单都排到了两年以后,梁晓橙到现在都没弄明白陆战宸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使得人家愿意让他们加队。 加队也就算了,这回来才几天,婚纱居然已经做出来了! “嗯,下午你先过去,我可能会晚点到。”陆战宸交待了几句就要挂电话。那边虽然很安静,可是还是能够让人感觉到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很明显他正在忙。 “好。不过你也别太累了,再忙也找空休息一下。”梁晓橙想了想,难得的补充了几句。 陆战宸的声音里终于多出了一丝暖意,连语气也温柔了几分:“好,我知道了,下午见。” 电话终于挂断,办公室里,陆战宸的脸色又瞬间冰冷,神情间的阴戾让房间里的人忍不住再一次的浑身紧张。 “还没有找到?”他望着面前站立的那个男人平静问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听在那人的耳朵里,却让他忍不住从内心深处感到愧疚。 “大少爷,这事儿是我们的疏忽,请您责罚!”那男人垂着头,绷紧了身子,只是声音里多少带出了一丝郁闷。 “到底什么回事!” “张小姐说她头晕,心悸,让我们找医生,我们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家庭医生,她就在房间里晕倒了,我们只能立刻送她去医院。”男人说道。 “她要做妇检,医生不允许我们跟着,我们只能待在门口等。是我们的错,我们事先没有想到,她之前早已经踩过点儿,居然会从后门逃跑。” 这几个人是陆老爷子派来的,在老爷子得知张雪然怀孕了之后,就以看护为名,实际上对她进行了软禁。 从法国回来,陆战宸第一时间去了爷爷家,爷爷也第一时间向他表明了态度。 无论他有没有机会再和梁晓橙和好,爷爷都绝对不会认张雪然生的孩子。 用爷爷的原话说:“这个人心机太深,生子肖母,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陆战宸的,爷爷都不会喜欢。再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张雪然身体太差,爷爷也不想让陆家的下一代,还没出生就开始为健康担心。” 陆战宸当时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亲自带着张雪然去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她确实怀孕了。 他的心思和爷爷一样,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也不能要,他宁愿给予张雪然更加巨额的补偿,这个孩子也必须打掉!可是医生检查之后却告诉他,张雪然怀孕是真,身体羸弱也是真。她的身体根本不适合怀孕,现在强行要了这个孩子,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各方面显示,状况都很糟糕。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的体质甚至根本经不住一个刮宫手术。 陆战宸现在对这个女人已经厌恶至极,但是他终究还没有冷血到不顾及她的生命。如果因为流产而让张雪然也跟着送了命,他也不能接受。 所以,无奈之下,他只得依然让爷爷派来的这些人继续监控着张雪然,与此同时也找来了专业的营养师给她补充营养,希望能够将她的身体将养的好一些,能够早一点可以去做流产手术。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六个大男人换着班,愣是没有看住一个女人! 想到此,他忍不住伸手按了按眉心,似乎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来缓解那一阵阵的头疼。 这段时间,他简直可以称之为身心交瘁。 一方面他要想尽一切办法遮掩住张雪然怀孕的消息,一丝一毫都不敢让梁晓橙知道, 他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好容易有了缓解,马上就能够更进一步,这个时候,他根本不能容忍有任何的闪失! 之前的种种,让他对梁晓橙更加的了解,也深深的明白,那个女人对于孩子有多看重。 就算她现在对自己有了感情,也愿意和他一起去憧憬他们的未来,可一旦她知道了张雪然怀孕的消息,那么这一切都会结束。 梁晓橙绝对不会让他们的婚姻建筑在舍弃掉一个孩子的基础上。 那么他们两个就真的完了。 每当想到这些,陆战宸就更加迫不及待的想早日和那个女人将他们的关系确定下来。他不想承认自己开始害怕,可是一天不把结婚证换回来,他这心里就一天不能踏实。 所以,即使今天在得知了张雪然逃跑的消息,在明明知道那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在他们身边燃爆的可能,可是在接到了婚纱摄影中心打来的电话时候,那一瞬间,陆战宸还是立刻下定了决心—— 他要立刻和这个女人求婚,最好马上和她去把结婚证给领了。 即使之后她会因为他的欺骗而愤怒,而和他再次发生冲突……他也认了! —— 在知道梁晓橙下午要去试婚纱之后,乔俏简直比她还要激动!好朋友历尽千帆之后,终于要修成正果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儿吗?! 乔俏甚至第一次根本不在乎全勤奖了,特特的主动去找领导请了假,一定要陪她一起去。 即使这样,还压抑不住她亢奋的心情,甚至还一个电话打到了沈笑颜那里,逼着那丫头也一起过来。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梁小姐,你在这儿做什么?”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梁晓橙才发现,自己的面前忽然多出了两个人。 她望了一眼整个人都快钻进陆战宸怀里的张雪然,又侧头看了一下旁边那个眸色深沉,一直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她的男人,一时间,只觉得好笑极了。 难怪妈妈会埋怨她。 连脑子糊涂,重病在身的妈妈都能看明白的事情,她的脑子里装的都是石头吗,居然还幻想过和这样的男人好好过日子? 这一刻,梁晓橙从来没有过的鄙视自己。 之前,她还曾经义愤填膺的想过要去找这个男人理论一番,问问他凭什么害得她失业?可这时,她只觉得心灰意冷,连指责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将身体往旁边侧了侧,给对面的人让出来通过的位置。 “你妈不是出院了吗?你又来干什么?”陆战宸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探究的问道。 梁晓橙懒得理他,看他们不动,自己贴着墙边就想离开。 “我问你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陆战宸看着她的样子,忽然间就恼了,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连音量都提高了很多。 可是梁晓橙依然不为所动,她甚至连眼皮都没抬,只是点了点头,态度非常顺从:“我找肝病科主任问点事。陆先生,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陆战宸张了张嘴,面对着如此油盐不进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深吸一口气,正想问问她医药费的事儿,可是那女人根本没给他再次说话的机会,已经侧身快速的与他擦肩而过了。 “梁晓橙!” 他气得大喝了一声,转身就要去追,却被旁边的张雪然拉住了衣角。 “战宸,我还要去输液。”语气十分的无辜。 他只得停下了脚步,可是心里却没有办法就这么算了。 他转身拉开那只扯着他衣角的手,语气敷衍的交待了一句:“我找她有点事,你先自己去输液,待会儿我过来接你。” 说完大踏步的朝着那女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你妈的医药费是你交的?你哪儿来的钱?” 他追上去,快速的挡在了梁晓橙的面前,一叠声的问道。 “你交的钱医院还给你了吧?”她不答反问。 “我问你哪儿来的钱?”她的回避让陆战宸更加的生气。 “跟你有关系吗?” “你不会……找别人借的吧?”他的语气带出了质疑。 “医院把钱还给你了就好。陆先生,很谢谢你那天晚上对我的帮助,不过这一次你坑的我也不轻。所以,我也不追究了,权当还你一个人情,就算扯平了吧。”梁晓橙淡淡的答道。 她这会儿真的很庆幸当初拜托王主任,将妈妈的手续先按照出院办理,然后重新入院。这样总算是将这个男人的钱顺理成章的给还上了。 “你说什么?”陆战宸一头雾水:“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梁晓橙不想在这样的环境里,和这个人多说。 她不再解释,咬了咬唇,扭头就走,却被那人一把抓住:“我们聊聊。” “没什么好聊的。” 陆战宸没有理她,抓住她的手用了力气,直将她带到了医院侧面僻静的花圃边。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差不多就行了。”他的神情中带出了深深的疲倦。 梁晓橙的心底涌上了无限的悲凉。 她从来没有想到,她嫁的这个男人不仅寡情,还如此的阴险!他断了她的生路,害她失了业,不仅仅没有一点愧疚之心,还一副忍她很久的样子。 “陆先生早点和我去把离婚证领了,就再也不用忍了。”她终于没憋住,还是怼了一句。 陆战宸猛然朝前跨了一步,语中带着煞气:“你真以为你想离婚就能离得了?” 这话听得梁晓橙浑身一凛,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世上哪儿还有离不了的婚?大不了法院见。” 陆战宸强压心中的愤怒,眸色幽暗:“你想清楚了?” “是。” 几乎就在她话音还没落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欺身上前,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衣服,将她的脸拉近自己的脸庞。 他的眼中带着熊熊的火焰,晦暗不明的神色让人看不懂他心中的想法。 “梁晓橙,你真的以为,我可以被你随意要挟?” 梁晓橙瞬间被他的语气给激怒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猛然挺直了脊背,似笑非笑的迎视着他的目光,挑衅的说道:“陆先生,我要挟你什么了?我是要你的钱了,还是要你帮我做什么了?” “你懂得什么叫做无欲而刚吗?我对你毫无所求,不仅不求,现在连陆太太的身份都还给你,你告诉我,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再让我失业一次吗?” 陆战宸的瞳孔倏然一缩,他忽略了失业两个字,却将毫无所求听得个清清楚楚。 他的语气顿时变得阴森而冷厉:“你这是在告诉我,你已经找到下家了,是吗?是谁,祁肃庭?所以,你妈的医药费也是他给你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严厉,攥着梁晓橙衣服的手也越来越紧,勒得她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她低头看着他青筋凸起的手背,猛地一下张口就咬了下去。 陆战宸疼得用力把她甩开:“你属狗的吗?怎么每次见面都咬人?!” 梁晓橙连忙趁机逃开他的禁锢,快速的退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你才属狗!和你离婚是我个人的事,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攀咬,我没做过的事,根本不会承认。” “只是,这个世上的事儿,并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就算陆先生一手遮天,可是法律还有规定,分居两年以上就能自动叛离。所以,只要我想离这个婚,就一定能够达成所愿。” 梁晓橙望着那个面色铁青的男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陆战宸这次是真的相信她铁了心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采取措施的话,事情可能真的无法挽回。 “你别后悔。” 他望着她的眼睛,幽幽的说了一句,就拂袖而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梁晓橙这才觉得自己连后背都被冷汗给浸湿了,双腿一软,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美N小说"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嫂子,在这儿!” 就在梁晓橙迟疑的时候,时令轩已经看到了她,大老远的就朝她招着手,她只能自认倒霉的走了过去。 “时经理,麻烦您在这儿签一下字。”梁晓橙拿出文件,公事公办的用手指了指最下角的地方。 “小嫂子,别着急啊,反正你也来了,中午一起吃饭吧?”时令轩根本不接她递过来的签字笔,一脸笑嘻嘻的说着。 “不用了,我还有事。” “早饭吃了吗?”旁边一直沉默的男人忽然出声,边说边取下了头上戴着的安全帽,望向梁晓橙的眼眸里布满了血丝。 “吃了。”梁晓橙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将头扭向一边,不想和他对视。 “嫂子,我们可都没吃呢,走走走,现在就去。我快饿死了,有你在,老板肯定不会介意我们早退一会儿的。” 听到这里,时令轩一把抓过她手里的文件,大有一副你不陪我们去,我就不给你签字的架势。 “走吧。”陆战宸说着,也径自朝前走去。 “喂!”梁晓橙气急,可时令轩就是这样混不吝的脾气,她也拿他毫无办法,只能追着过去。 那两人腿长脚长,就这么迟疑了一下,梁晓橙已经与他们差开了好几米的距离,偏偏她还穿着高跟鞋,怎么也追不上他们的步伐。 陆战宸没走出多远,就发现她没有跟上,停了一下,索性又转回身来朝她的方向走来,偏偏这时,就听到他的背后一阵轰轰隆隆,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的大叫:“让开!” 此刻他们三人的位置是在一个斜坡的下面,而那声音则是从他们的上方传来。陆战宸因为转过身子来接梁晓橙,所以他此刻正好背对着声音的来源。 听到声音,梁晓橙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下意识的猛地一把将刚刚走到她跟前的陆战宸推到了一边,然后就觉得小腿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疼得她整个人朝着前方狠狠的栽了过去! “晓橙,你怎么样?有没有事?!”陆战宸连忙冲过来,一把将她抱住。 梁晓橙的脑子里一阵眩晕,只觉得好像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疼得她浑身发抖。 陆战宸的神情突变,再也没有了往日里的淡定,紧张的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然后用手在她的小腿处捏了捏,然后狂暴的冲着时令轩大喊:“叫救护车!” —— 坐在救护车上,即使医生检查了之后,确定梁晓橙只是皮外伤和扭了脚,并没有伤及骨头,可陆战宸却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脸色惨白,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看着他比自己还紧张的样子,梁晓橙的心里酸软成一片。她主动的反握住他,声音温柔:“别担心,我真的没事。” 陆战宸没有说话,却忽然低下了头,将脸用力的埋在了她的手心里,眼中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出。 梁晓橙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这原本也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是工地上的员工用推车往工地送桶装水的时候,没有用绳子固定,结果在下坡时控制不住,车子翻了。 砸到梁晓橙腿上的就是一桶水,虽然有些疼,但也造不成什么损伤。 唯一比较倒霉的是,她今天穿着裙子,而工地那里是石子路,腿上擦伤的面积比较大。 就这么点小事,这个男人却吓成了这样。 —— 因为怕发炎,在包扎了伤口之后,医生建议梁晓橙在医院住一晚上,挂几个吊瓶。她真心觉得用不着,可那男人紧张的直接帮她申请了最好的病房,然后就急着去缴费了。 而这个时候,处理好工地事件的时令轩,也赶了过来。 “嫂子,没事吧,严不严重?”此刻的他,脸上终于没有了常挂的那种嘻皮笑脸,眼神里带出了十足的关心。 “没事,就擦破点皮,根本就不用住院。”梁晓橙一脸无奈。 时令轩不信,伸手拉过挂在病床床头的病历,在确定了她说的都是实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比梁晓橙看着还无语。 “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看到战宸了,他的表情……吓死我了,搞得我以为你得了不治之症呢!”说着,他还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梁晓橙被他噎得半死,半天才蹦出来一句:“我能把这理解为,你为我担心吗?” 而时令轩也终于发现自己刚才的话有点不妥,忍不住挠了挠头发,自己先笑了起来。 病房里的气氛顿时缓和了很多。 “哎,小嫂子,我能不能问一句,你又和战宸在闹什么?不是已经和好了吗?前几天我还想着是不是又要准备礼金了,怎么转眼又翻脸了?” “嫂子,行行好,你再和他生气之前,也为我们着想着想,你都不知道,我们这几天那个水深火热啊!”时令轩苦着个脸,神情夸张的又补充了一句。 “你别叫我嫂子,我们两个已经离婚了。我们两个之间现在只有上下级的关系,不存在吵架。”梁晓橙想了半天,只能这么回答。 时令轩沉默了,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他紧紧的盯着梁晓橙的眼睛,目光犀利,似乎要看到她的灵魂深处。 好半天之后,他终于再次张口:“上下级的关系?为了救一个上司,你犯得着拿命去拼?” 他说的没错,虽然事后梁晓橙知道那砸过来的不过是一些桶装水,可朝陆战宸冲过去的那一刹,她并不知道。 她咬了咬下嘴唇,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晓橙,做什么决定之前,先问问自己的心。”时令轩忽然叫了她的名字,声音里多了一分压抑不住的悲哀。 “这人啊,能够找到一个相爱的人不容易,能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不然,不知道哪一天就忽然散了。”说到这里,时令轩的话语中似有哽咽:“到那个时候,你就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闹?有什么可闹的啊?有那功夫,为什么不能有多爱就多爱?”美N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也算是吧。”乔俏的神色倒也大方。 “之前我出了点事儿,多亏那个人住得离我近,连着帮了我好几次。时间长了,也算是日久生情。” 出来点事儿? 梁晓橙正在舀粥的手一顿,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可是好友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很明显她并不想和自己深聊这个话题。 叮咚,叮咚……外面的门铃再次响起。 “是那家伙过来了。”乔俏说着走过去打开了屋门。 “小嫂子,我想死你了!”时令轩还没进门,就是一阵大呼小叫,声音大的,整个屋子都跟着热闹了起来。 “去,去,去!我家橙子哪儿轮到你想?你是真不怕陆总收拾你啊!”乔俏一脸嫌弃的用手推了他一把,说着话,又将他身后的那个人给迎了进来。 “刘医生,我特意接他过来给战宸看病的。”时令轩笑眯眯的指着那个人,给梁晓橙介绍道。 听他这么说,梁晓橙总算松了一口气,毕竟那男人一直烧下去,却确实让人很担心。 一边给医生聊着病情,她一边带着他们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噗嗤!哈哈哈哈!” 时令轩毫不客气的第一个走了进去,可是刚一进门,他猛地一顿,然后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把后面的几个人都给弄愣了,梁晓橙也顾不得和医生再说,连忙快走几步跟了过去:“怎么了?” 话一出口,顺着时令轩的视线,她的目光也落在了浑身上下贴满了退热贴的男人身上,忍不住跟着抽了抽嘴角。 此刻的陆战宸应该还没有完全退烧,脸上还带着一团红晕,因为被时令轩吵醒,此刻正眨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外面的一群人。 一向睿智,冷情的陆家大少,这会儿脑门上,脖子上,锁骨处……到处贴满了一张张蓝色的,上面画着小海豚,小松鼠的退热贴,让他看上去很有几分萌萌的,超可爱的感觉。 这种差距,别说时令轩了,连梁晓橙都不由得侧过身子,扬起了嘴角。 许是他们笑得太肆无忌惮了,即便烧糊涂了,陆战宸也发现了不对劲。他一把扯下自己脑门上的退热贴,然后凶巴巴的朝时令轩瞪了过去。 咳咳,咳咳,刘医生主动的走了过来。 “这退热贴的效果其实很好的,物理降温,嗯,不错不错。” 梁晓橙又怎么听不出来这是刘医生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她清了清嗓子,收起笑容,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将男人身上的东西全部揭了下来,然后将一杯温开水递到了他的手里。这才转头看向刘医生和时令轩:“我在外面,你们先检查吧。” 说完,完全无视男人郁闷的眼神,朝着乔俏招了招手,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梁晓橙一碗粥没有吃完,刘医生就走了出来。 “陆总就是疲劳过度,抵抗力减弱,我已经给他输上了液体,另外也留了药,问题不大。如果晚上再烧起来,您再给我打电话就行。” 他对梁晓橙说话的语气很是谦和,看样子已经明显的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位是什么身份了。 “谢谢!”梁晓橙点了点头。有之前照顾儿子的经验,只要陆战宸没有大碍,她觉得自己还是能够照顾的好的。 匆匆的将碗筷收拾了一下,她再次走进卧室,刚一进门就看见陆战宸半靠在床上,盖着被子的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眉头紧皱,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很快的敲击着。 她转头将目光望向坐在床边的时令轩身上。 “小嫂子,你别看我,我刚才劝了半天了,有本事你来劝。” 时令轩一脸无赖的笑,手在胸前使劲的晃动着。嘴里虽然说的很是无辜,可那神态明显的能够看出,此刻他的心情很是愉悦。 “我没事,你先出去和乔俏聊天吧,这点活一会儿就完。”陆战宸终于从电脑前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倒也温和。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霸道。 看样子他心里很明白,有乔俏在,自己根本走不了。 梁晓橙不想在这种事儿上和他纠结,看了一眼他右手外侧挂着的输液瓶,里面还有大半瓶药:“液体输完叫我。”她淡淡的冲男人交待了一句。 “不用了,有我呢,以前我们陆少生病了不都是我伺候?”旁边的时令轩再次插嘴。 他的脸上明明还是带着笑,可这话说的,语气里却多多少少带出了一丝责备的味道。 梁晓橙垂下了眼眸,没有接话,她将烧好的热水放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静静的退了出去。 “橙子,你别搭理那个混蛋,主要是这两年陆总过得太苦了,他看着难过,心里憋着气呢。” 一出门,乔俏就立刻把梁晓橙扯到了一边,一脸歉意的解释道。 陆战宸过得很苦? 可,这是怎么造成的呢? 看乔俏一脸等她继续追问的表情,梁晓橙却刻意绕过了这个话题。 “笑颜呢,笑颜现在怎么样?约她出来见个面吧。” “笑颜啊……”乔俏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收了起来,她沉默了一下,才出声问道:“笑颜爸爸破产的事儿你知道吗?” “不知道。”梁晓橙连忙摇头。 “笑颜爸爸公司资金链断裂,他背着家人去借了高利贷,最后资不抵债,公司被拍卖了不说,连家里住的房子也被卖了。” “怎么会这样!”梁晓橙整个人都惊讶了。 沈叔叔那个人她是知道的,做事一向都是很谨慎的,怎么能干出去借高利贷这样的事情? “笑颜现在在哪儿?”她连忙追问。 “不知道。”乔俏摇了摇头,说话间眼圈都忍不住变红了。 “之前笑颜一直喜欢单子衍你是知道的吧?” “嗯。” “就在笑颜家宣告破产的前一周,单子衍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对笑颜发飙,把她开除了,而且说的话很难听……” 说到这里,乔俏的声音中充满了懊悔:“当时我这边也出了点事儿,根本没有顾及到笑颜,等我知道这些事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和她爸爸妈妈都已经搬走了。”FL"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也算是吧。”乔俏的神色倒也大方。 “之前我出了点事儿,多亏那个人住得离我近,连着帮了我好几次。时间长了,也算是日久生情。” 出来点事儿? 梁晓橙正在舀粥的手一顿,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可是好友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很明显她并不想和自己深聊这个话题。 叮咚,叮咚……外面的门铃再次响起。 “是那家伙过来了。”乔俏说着走过去打开了屋门。 “小嫂子,我想死你了!”时令轩还没进门,就是一阵大呼小叫,声音大的,整个屋子都跟着热闹了起来。 “去,去,去!我家橙子哪儿轮到你想?你是真不怕陆总收拾你啊!”乔俏一脸嫌弃的用手推了他一把,说着话,又将他身后的那个人给迎了进来。 “刘医生,我特意接他过来给战宸看病的。”时令轩笑眯眯的指着那个人,给梁晓橙介绍道。 听他这么说,梁晓橙总算松了一口气,毕竟那男人一直烧下去,却确实让人很担心。 一边给医生聊着病情,她一边带着他们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噗嗤!哈哈哈哈!” 时令轩毫不客气的第一个走了进去,可是刚一进门,他猛地一顿,然后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把后面的几个人都给弄愣了,梁晓橙也顾不得和医生再说,连忙快走几步跟了过去:“怎么了?” 话一出口,顺着时令轩的视线,她的目光也落在了浑身上下贴满了退热贴的男人身上,忍不住跟着抽了抽嘴角。 此刻的陆战宸应该还没有完全退烧,脸上还带着一团红晕,因为被时令轩吵醒,此刻正眨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外面的一群人。 一向睿智,冷情的陆家大少,这会儿脑门上,脖子上,锁骨处……到处贴满了一张张蓝色的,上面画着小海豚,小松鼠的退热贴,让他看上去很有几分萌萌的,超可爱的感觉。 这种差距,别说时令轩了,连梁晓橙都不由得侧过身子,扬起了嘴角。 许是他们笑得太肆无忌惮了,即便烧糊涂了,陆战宸也发现了不对劲。他一把扯下自己脑门上的退热贴,然后凶巴巴的朝时令轩瞪了过去。 咳咳,咳咳,刘医生主动的走了过来。 “这退热贴的效果其实很好的,物理降温,嗯,不错不错。” 梁晓橙又怎么听不出来这是刘医生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她清了清嗓子,收起笑容,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将男人身上的东西全部揭了下来,然后将一杯温开水递到了他的手里。这才转头看向刘医生和时令轩:“我在外面,你们先检查吧。” 说完,完全无视男人郁闷的眼神,朝着乔俏招了招手,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梁晓橙一碗粥没有吃完,刘医生就走了出来。 “陆总就是疲劳过度,抵抗力减弱,我已经给他输上了液体,另外也留了药,问题不大。如果晚上再烧起来,您再给我打电话就行。” 他对梁晓橙说话的语气很是谦和,看样子已经明显的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位是什么身份了。 “谢谢!”梁晓橙点了点头。有之前照顾儿子的经验,只要陆战宸没有大碍,她觉得自己还是能够照顾的好的。 匆匆的将碗筷收拾了一下,她再次走进卧室,刚一进门就看见陆战宸半靠在床上,盖着被子的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眉头紧皱,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很快的敲击着。 她转头将目光望向坐在床边的时令轩身上。 “小嫂子,你别看我,我刚才劝了半天了,有本事你来劝。” 时令轩一脸无赖的笑,手在胸前使劲的晃动着。嘴里虽然说的很是无辜,可那神态明显的能够看出,此刻他的心情很是愉悦。 “我没事,你先出去和乔俏聊天吧,这点活一会儿就完。”陆战宸终于从电脑前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倒也温和。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霸道。 看样子他心里很明白,有乔俏在,自己根本走不了。 梁晓橙不想在这种事儿上和他纠结,看了一眼他右手外侧挂着的输液瓶,里面还有大半瓶药:“液体输完叫我。”她淡淡的冲男人交待了一句。 “不用了,有我呢,以前我们陆少生病了不都是我伺候?”旁边的时令轩再次插嘴。 他的脸上明明还是带着笑,可这话说的,语气里却多多少少带出了一丝责备的味道。 梁晓橙垂下了眼眸,没有接话,她将烧好的热水放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静静的退了出去。 “橙子,你别搭理那个混蛋,主要是这两年陆总过得太苦了,他看着难过,心里憋着气呢。” 一出门,乔俏就立刻把梁晓橙扯到了一边,一脸歉意的解释道。 陆战宸过得很苦? 可,这是怎么造成的呢? 看乔俏一脸等她继续追问的表情,梁晓橙却刻意绕过了这个话题。 “笑颜呢,笑颜现在怎么样?约她出来见个面吧。” “笑颜啊……”乔俏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收了起来,她沉默了一下,才出声问道:“笑颜爸爸破产的事儿你知道吗?” “不知道。”梁晓橙连忙摇头。 “笑颜爸爸公司资金链断裂,他背着家人去借了高利贷,最后资不抵债,公司被拍卖了不说,连家里住的房子也被卖了。” “怎么会这样!”梁晓橙整个人都惊讶了。 沈叔叔那个人她是知道的,做事一向都是很谨慎的,怎么能干出去借高利贷这样的事情? “笑颜现在在哪儿?”她连忙追问。 “不知道。”乔俏摇了摇头,说话间眼圈都忍不住变红了。 “之前笑颜一直喜欢单子衍你是知道的吧?” “嗯。” “就在笑颜家宣告破产的前一周,单子衍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对笑颜发飙,把她开除了,而且说的话很难听……” 说到这里,乔俏的声音中充满了懊悔:“当时我这边也出了点事儿,根本没有顾及到笑颜,等我知道这些事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和她爸爸妈妈都已经搬走了。”FL"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梁晓橙一进门,第一眼看到的是茶几上吃了几口的蛋糕,然后就被里间大床上不着寸缕相拥着的两个人吸引了过去。 一丝不挂的张雪然趴在同样没穿衣服的陆战宸身上,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紧紧纠缠…… 恶心。 梁晓橙第一个感觉是反胃,那种感觉就好像吃了别人吐出来的泡泡糖一样,胃里一阵阵的往上顶。 “陆战宸,你特么的不是人!” 身后的单子衍眼珠子都红了,嘶吼一声冲过去,一把掀开了覆在他身上的女人,狠狠的一拳朝着陆战宸的脸上砸了过去! 一个晚上,他都在纠结要怎么问一问橙橙姐和陆战宸到底是什么关系?听沈笑颜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可是几次见面,单子衍都能够感觉到他们感情不一般。 他怕自己最在乎的姐姐吃亏,可也明白这种事自己没法掺和。刚才看橙橙姐那么体贴的帮这个男人打包东西,他就知道她心里有这个男人。 上电梯之后,单子衍原本还了手机就准备离开的,可橙橙姐毫不犹豫就让他进来擦头发,那一刻,单子衍明白,自己姐是认准了这个男人,甚至愿意把他介绍给自己最亲近的人了。 这种感知让单子衍忍不住的为姐姐开心,可是——他陆战宸这究竟是在干什么! 想到这里,单子衍杀了这个男人的心都有,手下自然是毫不留情! 一下,两下,就算是再困,陆战宸也被这拳头给砸醒了。开始还有一刻的恍惚,可眼睛四下转了一圈,特别是落在两个女人的身上之后,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晓橙,不是你想的这样!”他连忙解释。 “不是我姐想的哪样?都这样了你还有脸狡辩?!” 单子衍最见不得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自己做了错事,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吗?想到此,他的手更是用尽了全力! 陆战宸原本就已经吃了亏,看他毫不留情的一拳一拳朝着自己砸过来,甚至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顿时也火冒三丈! 男人原本就有着斗争和反击的意识,更何况还都在愤怒之中?于是单方面的被打很快发展成了互殴。 赤裸的张雪然在见到冲进来的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之后,早尖叫着钻到了被子底下,瑟瑟发抖的,好像一朵最惹人怜爱的白莲花。 而梁晓橙则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绕过拳打脚踢,撕扯成一团的两个男人,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她的东西原本就不多,很快就收拾完毕,在离开房间的那一刻,看了一眼朝着她露出挑衅和必胜目光的张雪然,一句话没有说的转身离开。 她连夜赶到机场,可是此刻已经没有了回宁城的机票。想了想,她索性先订了明天最早一班的航班,然后在机场附近找了一家干净点的酒店住了下来。 收拾妥当,正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开始一遍遍的疲劳轰炸,全部都是陆战宸打过来的。 她实在懒得和这个人说话,只能权当没有听见。 终于,轰炸结束,微信框里出现了他的问询:“在哪儿?” 梁晓橙想了想,实在没有瞒着他的必要,就如实说了。电话沉默了好久,终于回过来一句:“明天早上等着我一起回去。” 原本已经快睡着的梁晓橙,在看了这句话之后,那点刚刚培养起来的睡意慢慢的烟消云散了。连着几天没有睡好的她,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可脑子里却乱七八糟的聒噪极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如同放电影一般,一帧帧的在脑海里划过,让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不到早上五点,她终于崩溃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退房来到机场,看一眼距离自己所定班机还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实在忍无可忍的她,索性改签到了半个小时后起飞的最近的那个航班。虽然要转机,可是总也能到达宁城。 最重要的是,不会和那个男人坐一班飞机走了。 下了飞机她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坐车去了沈笑颜新搬的公寓。因为当初搬家搬回来了太多的东西,实在是没有地方放,再加上笑颜也不愿意和父母同住,索性自己买了一套公寓搬了出来。 “呀!橙子,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此刻才早上八点多钟,沈笑颜一脸还没有睡足的模样打开了房门。 “笑颜,我最近可能要在你家住了。” 没等沈笑颜来及表示惊讶,梁晓橙直接将行李丢到了她的怀里,拖着困得半死不活的身体进了屋。 这套房子还是在笑颜刚刚搬进来的时候请她和乔俏来燎锅底时来了一趟,说实话,她都没有摸清楚具体构造。可这会儿,脑子里全是浆糊的她,居然神奇的一下子就摸进了笑颜的卧室,闭着眼睛直接栽倒在了床上。 终于,睡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已近黄昏,笑颜也不知道在她身边坐了多久了,看她睁开眼睛顿时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哎呀妈啊,你可算是醒了,再不醒我都以为你昏迷了呢!” 她碎碎念的将梁晓橙从床上抓起来,丢了一套睡衣给她:“先把衣服换了,穿着外套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睡得着?” 神志还未完全清醒的梁晓橙这会儿出奇的听话,乖乖的接过衣服换好,可是脑子里还是迷迷糊糊地,没有一点睡醒的模样。 “橙子,嗯,我想问一下……这次小衍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 沈笑颜低着头,吭哧了半天终于问出了自己惦记已久的那句话,可是半天也没有等到闺蜜的回应。再次抬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又一次睡着了。 “橙子,醒醒,你醒醒,你是准备把自己饿死吗?!” 梁晓橙浑浑噩噩中,就觉得有一个冰凉丝滑的东西盖在了她的脸上,再次睁开眼,眼前一片粉红。 她用手将遮住眼睛的布料扒开,懵懵懂懂的看着一脸忍无可忍表情的沈笑颜:“这是什么?” “晚上跟我去参加一个酒会,这是给你选的礼服。” “不去。”梁晓橙想也没想的拒绝道。 “必须去,不然你准备留在这里被那个男人抓?”FL"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砰砰砰! 陆战宸用没有捧花的那只手敲响了房门。 可是没有人开。 已经九点了,难不成还没有起床?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砰砰砰! “开门!” 可是还没有动静。 还睡呢?! 陆战宸郁闷的只能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钥匙把门打开。 这和自己预期的那种,女人亲手把门打开,然后一开门就表现出了满满的惊喜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啊! 可是——谁让他喜欢的就是那么一个懒女人呢? 推开门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可是并没有那个女人。 房间里干净而又冷清,整齐的过了分,陆战宸只觉得自己的心头猛然一窒,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瞬间袭了上来。 他将手中的花束往餐桌上一扔,快步走向卧室。 所有的衣柜里依然整整齐齐,他给梁晓橙买的那些衣物一样都没有动,只是……洗手间里,所有属于她个人的洗漱用品全部都不见了。 陆战宸的脸瞬间黑了。 他大踏步的走出卧室,回到客厅,这才发现就在进门的玄关处,最明显的位置上,放着梁晓橙曾经拿着的房间钥匙还有特别早之前,他们两个结婚的时候,他给过她的那张黑金信用卡。 颤抖着手拿起那张卡,陆战宸不由得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这卡应该算是除了婚戒之外他给予梁晓橙唯一的一样东西了吧? 婚戒当初拿离婚证的时候,她放在了爷爷家里。这张卡从办理至今,从来就没有使用过一次,那时候的她应该是忘掉了。 而现在,她连这张卡都能够想起来还给自己,是不是说,这一次她准备和他彻底结束? 在他,准备将自己,还有自己全部的未来都交给她的时候? 呵呵…… 陆战宸忍不住轻笑出声,伤心和失望紧紧的交织在一起。 一他用最大的诚意,将一颗真心捧出来,却被人嫌弃至此……他,究竟还想期待些什么? …… 脱下身上那套扎眼的白色礼服,默默的换了一套纯黑的西服,拿出电话,拨通了时令轩的电话号码:“游轮和机票都送给你用,还有假期也给你。我所有取消的日程,全部恢复……” —— 四年后,邵氏集团在宁城的别墅里。 “邵家豪你个小混蛋,怎么这么多事儿啊?你老姐穿什么不好看,用得着你在这儿挑三挑四?再挑,我断网了!”;梁晓橙两只手里各拿着一条礼服裙,脖子下面还夹着一条,对着面前笔记本电脑里某人的脑袋气急败坏的嚷道。 差不多有三年了,自从她的身材恢复,能够穿得了裙子之后,那个小混蛋就开始理所当然的对她指手画脚。 她就不明白了,一个大男人,怎么操不完的闲心?他这么精力过剩,为什么不去找个女朋友?! 看着老姐因为生气,雪白的小脸上漾起了一抹粉红,邵世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就你那审美,非黑即白,天天跟色盲似得,我怕你晚上丢我的脸。” “那我不去了!” “别啊,你不去了,祁大哥晚上又得找我谈心了。我可是怕了他了,你赶紧去吧。” 邵家豪一想到祁肃庭语重心长的坐下来要找他细聊的情景,就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立刻朝姐姐嫌弃的挥了挥手。 “又说我什么坏话呢?” 电脑那边的话音还没有落,祁肃庭已经从楼下走了上来。他站在梁晓橙的卧室门口,在那敞开的房门上随意的敲了敲:“我可以进来吗?” 望了一眼电脑里迅速断线的弟弟,梁晓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将手里的衣服随手扔在了床上的那一大堆里面,用手指了指,对门口的男人说道:“你挑一件。” 一看这样的场面,祁肃庭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自从三年前在意大利无意中与这个女人偶遇,在知道她已经找到了失踪的弟弟,并且和弟弟生活在一起之后,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见到了无数次。 邵家豪,意大利华人最大帮忙华商会现任家主邵正云唯一的亲生儿子,从被宣布为接班人的那一天就受到了众人的关注。 可惜,他之前的生活轨迹被包裹的太严实了,无论谁动用什么关系,都查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所以留给世人的感觉只有一个——低调神秘。 如果不是因为梁晓橙而对那个小家伙有了更多的接触,祁肃庭都不能相信,私下里的邵家豪,就是一个天天以激怒姐姐为乐趣的晚期中二少年。 “就穿这件吧。”祁肃庭随手从床上拿起一件黑色的礼服裙递到了梁晓橙的手里。 这是一件无袖,收腰的膝上裙,简单大方,以裁剪得体而致胜,非常符合梁晓橙的品位。 她看了一眼接过来,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进了卧室自带的,超级豪华的更衣室。 “我在楼下等你,还有,关于今天晚上这个慈善竞拍活动的资料我准备好了,放在梳妆台上,待会你看一下。”祁肃庭站在门口,提高音量说道。 “不用了,刚才家豪已经把资料都发给我,我也看过了。”隔着更衣室的房门,梁晓橙的声音一如平日里的清冷平静。 “那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陆氏集团也会派人参加竞拍?”祁肃庭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知道。” “你准备好了?” 说话间梁晓橙已经从更衣室走了出来,她信手拿起梳妆台上的资料翻了两下,语气清闲随意:“有什么可准备的?既然回来,碰面不过是早晚的事儿。” 是,既然回来,碰面确实是早晚的事儿。只是,她真的如表现出的这样,做好准备了吗? 祁肃庭深深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没有做声。 —— 这是梁晓橙回国半年来第一次来宁城,也是第一次参加公开的活动。 当年发生的事,从离开那一天起就被她打包放在了心里最深处,四年过去了,似乎已经被尘封。 她的弟弟邵家豪,也就是曾经的蒋天赐,从她到达意大利的那一天起,就和她黏在一起,寸步不离。 现在,他被他的父亲打包扔回国锻炼,把所有邵家在国内的生意一股脑的都丢给他打理,作为唯一的姐姐,自然明摆着会被他拉了来做壮丁。添加"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