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长隆欢乐世界,长隆熊猫酒店,长隆水上乐园夜场时间,去广州长隆住哪里方便

发布时间:2019-10-21 13:51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温宜宁低头跟双胞胎说着话,丝毫没有留意到危险正在临近。

跟温盛和一样念着杨家大小姐的还有温宜宁,不过她想起母亲,心里都是满满的思念。

“松开我们,杀人了!救命啊!”双胞胎挣扎着去抓沙发,想抗衡温思露的拉拽,但两个才不过两岁多点儿的孩子,哪里会是温思露的对手。

温宜宁却没有回答,她实在是累坏了,一触碰到座椅就想睡了。

本尼点头,将外套披在温宜宁身上便转身去取车子。

靳南城沉默着将车开到了酒店,不侧眸,不说一句话,到了也不提醒,温宜宁一下车,便驾车扬长而去。

“温宜宁,你以为这样就能逃掉了。做梦!”

况且因为过去的原因,毕竟靳南城跟他小的时候也算是在一起生活了几年,虽然后来知道自己喜欢他的事情,各种排斥,可是温宜宁看得出来,大哥并不是那种心胸狭窄之人,后来就算找了那种借口,想要嫁给靳南城,他只是不停地告诉自己,他们有多不合适,毕竟是十年前的感情,这十年时间,别说是见面,连最起码得接触都没有,他凭什么会接受现在的自己。 况且,那时候的靳南城已经是s市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以他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找不到。 所以大哥说了各种不合适,却没有说不同意,尤其是像现在这么决绝的不合适。 听到温宜宁的话,温成安的脸色微微难看,随后上前一步,叹叹气,将受伤的手背拉到她的面前,刚才紧绷着神经,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背,现在才算是看清了,整个手背都变成青色,抬眸,对上大哥的眼,温宜宁想要解释,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徒劳。 勉为其难的看着温成安,半晌皱了皱眉道:“大哥,你到底知道什么。” “如果不是我去医院,如果不是正好过来,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温成安一改往日宠溺的模样,冷冷的看着温宜宁,有些东西可以当做不知道,可是有些东西不行,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温宜宁过这种日子。 “我没有想过要瞒着你,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温宜宁失落的低下头,离婚已经是必定的事实,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甚至在脑海中闪过这样的想法,所以,只是等时机成熟,等一年的期限结束,或者等靳南城公开韩素雅的身份,那她就会离开。 可是现在,明明那个男人已经将自己伤害的体无完肤,可是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种舍不得的感觉。 “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就不用说了。”温成安站起身,替女人盖好被子,准备出门,温宜宁心里一急,顾不得穿上鞋子,急忙跑到温成安的身边,拉住温成安,“大哥,我不能留在这儿。” “从今天起,你不用去警局上班,还有……”温成安顿了顿,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冷冷的看着温宜宁,将女人的手拿开,“靳家那边,我会递交离婚协议书。” “到时候你只需要在上面签字就可以了。”温成安想过不会干涉妹妹的事情,她的人生之所以这么悲惨,全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如果不是为了躲避柯明,她或许不会这么极端,当初也有自己的一点私心,以为靳南城会因为当初的情分真心待她,只是让温成安没有想到的是,妹妹在靳家连个佣人都不如。 想打就打,想羞辱就羞辱,既然如此,她还留在那种地方做什么。 “大哥,你说过不会干涉我的事情。”温宜宁气急,正要上去理论,房间的门被人关上,然后是锁门的声音,隐约听见有谁跑过来的脚步声,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温成安在外面安排了不少人。 这次想要离开这儿,恐怕比登天还要难。 温宜宁咬了咬嘴唇,手伸起来却是有些颓废的放了回去,她知道,想要改变大哥的想法恐怕比登天还要难,况且这次的事情本就是靳南城的错。 虽然不想跟他离婚,可如果这个男人还是现在这种状况,不如让大哥替自己处理,至少就算心痛,她也不会看到其中的过程。 至于所谓的结果,就是他所做的决定。 初夜的雪,来的毫无征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略微慵懒的起身,随手将外套披在身上,走到窗台旁边,伸手拉开窗帘,看看外面的雪景,随后转身看向里间,眼眸微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听见里间有了动静,才急忙小跑着过去,手指刚触碰到门把,房间已经被人打开,靳南城一身酒气,连带着眉眼处的冷漠,比往常少了几分,斜靠在门上,手指指着不远处的柜台,语气清晰: “再过去,帮我拿瓶酒。” “你已经喝了很多了。”韩素雅微微皱眉,肩带不经意滑落,一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靳南城,随后缓缓靠近靳南城,脸上的担心若隐若现,手伸过去,扶住靳南城,见她没什么反应,不由得胆大了一点,搂住靳南城的腰,声音温柔,“还是我送你回去。” “要不然宜宁要担心了。” “我不回去。”一听到温宜宁的名字,靳南城像是受到什么刺激,直接一把推开韩素雅,她整个人往后一倒,由于惯性倒在地上,衣服散落开来,看起来十分狼狈。 本就没有多想,如今被这个男人毫无防备的推倒在地,看着十分可怜。 靳南城喉结动了动,眼神复杂万分的看看地上的女人,想了想,走到窗户跟前,打开窗,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感觉脑袋清楚了一点。 韩素雅冻得不轻,又不敢打扰靳南城,只能呆呆的看着靳南城的动作,不知道说什么,良久,看到他点上一根烟,坐在窗边,窗户半开着,他的动作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深沉的嗓音缓缓开口: “上次怀孕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本来就没有怀孕,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的。”韩素雅尴尬的起身,离靳南城不到一米的距离,不敢靠近靳南城,谁能保证这个男人等会儿会不会生气,一把推过去,她会不会从窗户掉下去。 以前只觉得靳南城是个不可多得的金主,有了他,她的事业最起码能有更好的成就,可是现在才明白,他就是个“定时炸弹”,一不小心会把你炸的粉身碎骨。 “那你打算怎么解决?”靳南城不依不饶,吐出一口烟圈,将烟掐灭,眼眸复杂,深沉的看着韩素雅,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答案。 上次的时候,因着是在公司,他们如今又是绯闻的关系,自然有所顾忌。

让一个小白脸待在她身边,怎么看怎么碍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