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平阴县李沟村,济南市平阴县政府,平阴县纪委监察局,洛阳市伊滨区李村镇袁沟村

发布时间:2019-11-08 23:39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一直到医护人员检查完,重新给陆南心处理了伤口,离开后,陆南心又闹了一阵情绪,这才疲倦的睡了过去。 陆柏庭看了一眼时间,凌晨5点。 傅骁也没离开,就这么在外面的会客室等着,等到陆柏庭从病房内出来,他才放下报纸,很淡的扫了一眼这人。 “你现在打算这么办?”傅骁直接了当的问着。 陆柏庭坐了下来,捏了捏头疼的脑门,许久才说着:“我不知道。” “你……”傅骁看见陆柏庭是真的来气,“我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了,柏庭。叶栗大概是真的给你下了降头,你隐忍了十年,拜倒了叶建明,最后却载在叶栗的手里,你还真是他妈的怂。” 面对傅骁的质疑,陆柏庭一句话都没说。 他闭着眼睛,靠着沙发假寐,眼中的疲惫显而易见。 “如果你真想跟叶栗好好过,那就过下去,不要再给南心任何希望。”傅骁冷笑一声,“两边都吊着,你不觉得你太渣?” “你刚才说什么?”忽然,陆柏庭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傅骁有些莫名:“怎么,听我骂你,你是上瘾了?” “不是,之前你要和我说南心什么事?”陆柏庭掀了掀眼皮,却锐利的看着傅骁。 傅骁没回避陆柏庭的眼神,但是态度却显得格外的冷淡:“没什么,只是我觉得南心和我说的话,我也没必要和你重复,你这态度,能给出什么结果。” 他面不改色的回避了过去。 那一刻,傅骁是真的想把陆南心的事盖在陆柏庭的脸上。 他清楚,也只有这样,陆柏庭才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陆南心的身上,但这样的结果,并不会是陆南心想要的。 陆南心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完整的陆柏庭。 若只是同情,那么在五年前,陆南心就会说了,那时候的陆柏庭会义无反顾的飞到巴黎找陆南心。 而不需要兜兜转转这么多年。 何况,同情得来的爱情,短暂的吓人。 倒是陆柏庭见傅骁这么说,只是很沉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他的话语里判断真假,但最终,陆柏庭也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闭目养神,没再交谈的意思。 傅骁也不出声。 两人就这么坐了一会,傅骁站起身:“我还有事,我要先回公司,既然你在这里,我就不凑热闹了。” 说完,傅骁头也不回的走了,陆柏庭也没再开口留着傅骁。 再看一眼时间,已经凌晨6点整。 每天这个时间,叶栗固定的生物钟都会醒来,不管是以前还是怀孕后。 在以前,是因为陆柏庭起来晨跑,所以叶栗会被陆柏庭弄醒,再后来是怀孕后,叶栗习惯在这个点起来上一个洗手间,再继续睡回笼觉。 沉了沉,陆柏庭看着抓在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却是叶栗一张背影的照片。 他的手,枯燥到无味,也不会刻意的追求潮流而不断的更新换代,里面的照片,几乎也都是叶栗的自拍,沙龙照,都还是叶栗刻意下载到他手机的。 甚至,屏幕设定的都是自动更新。

第一卷: 第1287章 把目标转移到丰城找寻

在这里,陆南心永远找不到任何的归属感。 结果,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叶建明竟然主动询问陆南心的情况,这不得不让陆柏庭深思了起来。 叶建明也面不改色,轻咳一声:“我不想因为南心的情况,影响到你和叶栗。所以我有权利知道南心现在到底什么样。” 陆柏庭没说话,只是看着叶建明。 “你和南心进出医院,不知道的人大概就是叶栗。叶栗就算现在知道,我想也是意外。叶栗对你的信任超出了我的想象,所以你才这么直接的把南心安排在瑞金。” 叶建明一字一句有力的说着:“但是,把南心安排在瑞金,我也可以肯定的是,你对南心早就没了以前的想法,就只是当一个家人。只是,你的想法,不代表叶栗的想法。” “……” “所以,我想知道南心现在的情况。才能权衡你和叶栗接下来的事情。” 叶建明的话说的条条在理,任何一点,陆柏庭都无法反驳,那忽然而来的怀疑,也就在这样的话语里,被彻底的压了下去。 “我想,南心和我和叶栗之间,并没任何关系。”陆柏庭并没马上回答。 “陆柏庭。”叶建明连名带姓的叫着,“南心和你的关系,我比叶栗知道的更清楚,就算你们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算你们吵崩了,但是你也不可能不管南心。但是你管南心管多了,叶栗就会不高兴。叶栗不高兴了结果可想而知——” 这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陆柏庭很安静的听着,温润的喝了一口茶,这才拿起杯子,淡淡的说着:“南心没什么大问题,有点不舒服而已。” 陆柏庭说的很慢,但是眼神却落在了叶建明的身上。 叶建明拿捏着差别的手紧了一下,在陆柏庭话音落下的时候又明显的放松了下来。 但是始终,叶建明表面都不动声色。 “何况,南心也不是我要担心的范围。”陆柏庭并没和叶建明说实话,“南心要结婚了,我想这一点,丰城闹得满城风雨的,你会不知道吗?” “对方什么人?”叶建明又问了一句。 这下,陆柏庭是真的好奇的挑了挑眉:“这和你有直接关系吗?” 叶建明被陆柏庭问的没了面子,干脆也不说话,两人又变得悄然无声起来,谁都没打破这样的沉默。 一直到陆柏庭站起身:“我去看下叶栗起来没。” 叶建明点点头,又随意的问了几句婚礼的具体事宜,然后就示意陆柏庭可以离开。 而叶建明这才跟着站起身,朝着餐厅的位置走去。 李权看见叶建明进来后,这才走到叶建明身边,重新帮他准备早餐。 “李权——”叶建明忽然开口。 李权回过神:“叶老,有事尽管吩咐。” “陆柏庭把之前我名下查封的房子,已经陆陆续续的还给我了。我记得在巴黎,我有一栋别墅,在市中心还有一套公寓,是吧。” “对。”李权应声,并没多问。

第一卷: 第144章 明明叶栗才是你和我之间的小

沉了沉,米芯站起身,让人通知医生来。

而如今看见的一幕,陆南心却很清楚,面对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 傅骁一愣:“南心。” 他才想追上去,就已经被陆柏庭拦了下来:“随她去。” “柏庭。”傅骁错愕的看着陆柏庭。 陆柏庭却已经恢复了冷静,面无表情的,之前的热情也消失殆尽寡淡到了吓人。 倒是叶栗面对着混乱的场面,倒是很安静的坐着,一言不发。 傅骁很沉的看向了叶栗,叶栗也不回避,傅骁眼中对自己的厌恶显而易见,但叶栗却丝毫不在意。 讨厌她的人多的是,不差多傅骁这一个。 “南心一回来,就要见你,你结果竟然带着叶栗出来气南心?要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说清楚!”傅骁质问陆柏庭。 陆柏庭低敛下眉眼,骨节分明的手指把握着水晶杯,很自然的说了句:“我结婚了。” 正好,无名指的对着傅骁。 那是和叶栗同款的情侣对戒。 傅骁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然后呢?” 一句话,让叶栗的耳朵也微微拔尖了一下,她也想知道陆柏庭的答案。 偏偏,陆柏庭讳莫如深,并不显山露水,而是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和傅骁聊起了商场的事情,决口不提陆南心。 傅骁沉了沉,也顺着陆柏庭的话说了下去。 倒是叶栗在包厢内呆的无聊了,站起身:“我出去透个气。” 陆柏庭看了一眼叶栗,倒是没阻止。 这个会所是傅骁的地盘,陆柏庭也占了很大的股份,叶栗在这里的一举一动自然都会有人汇报给自己。 自然不用担心叶栗会私下去哪里。 得到陆柏庭的允许,叶栗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推门走了出去,一直走到会所的走廊。 新鲜的空气扑鼻而来,叶栗不自觉的深呼吸。 但显然,这样的平静还没享受多久,叶栗就明显的感觉到身后一道灼热的眸光。 那样的眸光,恨不得能穿透她的心脏,置她于死地。 叶栗很淡的笑了笑,从容不迫的转身:“陆小姐。” 她连猜都不用,毕竟这个世界上能这么恨自己的人,也就只有陆南心了。 “叶栗,你很得意吗?”陆南心的声音几乎是尖锐的,和平日里那个温婉的美人相差甚远。 “得意。怎么不得意。”叶栗一点都不否认,“能让陆小姐不舒服,毕竟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也是我最拿手的事情,不是吗?” “你……”陆南心气白了脸,直接扬起了手。 叶栗挑眉,躲都没躲:“陆小姐这是要打我?一个陆家养了十年,花着陆家的钱出去留学的白眼狼,这是准备动手打主子了?” 陆南心听着叶栗的话,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难道不是?”叶栗似笑非笑的,“陆柏庭姓陆,和叶家有仇,这是事实,你也姓陆,但你可没和陆柏庭有血缘,你吃叶家的,用叶家的,结果你做了什么?” 瞬间,叶栗的声音凌厉了起来:“你却在叶家出事的时候,用你的影响力四处散步谣言,彻底的毁坏我爹地的形象,不是吗?” 说着,叶栗一步步的朝着陆南心的方向逼去。

偌大的洗手间,安静的连彼此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 叶栗被陆柏庭禁锢着,无法动弹,但这人却有始终保持了适当的距离,不至于让叶栗无法呼吸,甚至有足够清醒的时间思考。 可陆柏庭的紧张却只有陆柏庭知道。 就算陆柏庭心里明明知道叶栗的答案,但是却仍然带了几分的希望,可以从叶栗的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而始终沉默的叶栗,冲着陆柏庭低低的笑了笑;“陆总,这天下的好事都让你占尽了?有这样的便宜?” 陆柏庭不动声色:“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呵呵——”叶栗淡淡的笑,“可是我不稀罕,我要什么没有,陆总身上还真的没什么值得我稀罕的东西。” 说完,叶栗推开了陆柏庭:“陆总,我和你八百年前就是过去了,所以现在,除去合作关系,我们不会再有其他关系。” 陆柏庭眸色一沉,这样的答案早就在他的心里,但说完全不失望,是假的。 但陆柏庭却仍然松开了叶栗:“好。” 很淡的话,却没任何勉强叶栗的意思。就好似不管叶栗给了什么样的答案,陆柏庭都会接受一样。 反而是这样的陆柏庭,让叶栗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反倒是陆柏庭暴怒的时候,叶栗总可以应付的游刃有余,一旦平静下来,叶栗就没办法摸清这人的想法。 叶栗怔了怔,没说话。 倒是陆柏庭忽然捏住叶栗的下颌骨,低低的笑了笑:“我没勉强你,你倒是反应的不正常起来了?” 淡淡的话,却带了几分的戏谑。 叶栗的脸色一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她快速的推开了陆柏庭,几乎是用逃的,离开了洗手间。 陆柏庭看着叶栗的身影离开,始终从容不迫的站着,一动不动。 许久,陆柏庭才跟着叶栗,一起走了出去。 …… —— 霍子羁在看见叶栗出来的时候,嘟囔了句:“妈咪,你太慢了,我等你很久了。” “就来了。”叶栗应着。 她深呼吸后,朝着霍子羁的方向走去,霍子羁没看叶栗,随手把手柄递给了叶栗,叶栗接了过来,强迫自己专注的看着电视机的屏幕。 很快,游戏的画面让叶栗的专注力渐渐的凝结了起来,不再思考陆柏庭在自己心里投下的炸弹,认真的陪着霍子羁玩了起来。 “妈咪,你太狡猾了!” “这叫兵不厌诈。” “啊……” “安安,你背后来人咯。” …… 母子俩的声音,一阵阵的传来,陆柏庭专注的在厨房里做晚餐,但是外面的动静却也能通过厨房内的电视,看的清清楚楚。 偶尔,叶栗侧头和霍子羁对视的时候,陆柏庭真的觉得,那霍子羁就是叶栗的翻版,没有之一。 有些想法,一点点的在陆柏庭的心里落地生根,越来越滋生了起来。 叶栗没死,当年是被霍擎苍带走了,这个盛氏集团背后的人,自然是霍擎苍无异。

叶栗的脸颊不自觉的滚烫的烧了起来。 羞涩夹杂着紧张,甚至在这样的情绪里,遮掉掉了隐隐的不安感,变得越来越放肆起来。 叶栗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笑。 一直到叶栗的身后传来冰冷无情嘲讽的声音:“叶栗,现在你很得意,是不是?” 叶栗很慢的转过身,看着一脸阴沉的陆南心:“得意?我需要得意什么?” “你觉得你可以站在柏庭的身边,柏庭一心就向着你,是不是?”陆南心在逼着叶栗,一步步的朝着叶栗的方向走去。 叶栗挑眉:“噢?”那态度淡淡的,“我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为什么不能站在他边上?就算他不向着我,他也要向着他亲儿子不是吗?” 叶栗淡淡的反驳,看着陆南心,眼神却不带一丝的感情:“陆南心,你是专门为了这个来找我的?” 陆南心一僵:“你……” “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很像什么吗?”叶栗笑,这下,是她朝着陆南心的方向走去,“丧家之犬。” 陆南心的脸色白了又白。 “陆南心,你明明赢不了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和我纠缠不清呢?你不要忘记了,从你离开陆柏庭开始,你就没了资格。”叶栗冷笑一声,“现在又何必来这里自取屈辱呢?” 叶栗的口气冷静的不像话,看着陆南心,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陆南心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但是看着叶栗的眼神却已经发生了变化。 叶栗是被陆南心弄的有些心烦,并不想在这里和陆南心继续纠缠下去,自然没注意到陆南心的眼神变化。 “既然你想在这里,那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叶栗懒得再和陆南心废话,转身就朝着别墅内走去。 结果,叶栗的脚才微微的踏出一步,就被陆南心叫住了:“站住。” 叶栗挑眉,冷淡的看着陆南心,但是却没停下来的意思。 陆南心跟着冷笑一声:“叶栗,你从开始到现在,真的对柏庭就是喜欢,就是你认为的爱吗?” “噢。”叶栗态度很冷淡。 她要走,陆南心围堵了上来,叶栗也懒得和陆南心争执,直接绕过陆南心,顺着泳池的边缘要离开这里。 但是陆南心却意外的没想放过叶栗,堵在了叶栗的面前:“你不过就是一个被宠坏的人,在叶家,你觉得你就是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人,根本见得别人不对你阿谀奉承。” 叶栗的眉头一紧。 她就听见陆南心冷笑:“柏庭的眼中没有你,对你并没任何的兴趣,所以你觉得不甘心,你就想着把柏庭据为己有,证明你的魅力。甚至不惜从我手里抢。” “你不要否认。”陆南心继续吼着,“你为了满足你的欲望,你要拆散所有的人,你确定你真的爱柏庭吗?你爱的不过是自己的面子而已。” …… 陆南心字字句句都在指控叶栗,因为情绪的激动,她已经离叶栗再近不过。 叶栗被逼到几乎无路可退的地步。

她伸手把陆柏庭的手给挥开,口气也冷淡了下来:“我又没让你伺候我。” 陆柏庭的手猛然的被挥开,看着落空的掌心,眸光一敛,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是叶栗莫名的就觉得这人生气了。 她有些担心,也有些紧张。 又加上陆柏庭这样看着自己,叶栗有些绷不住了,转身就要朝着楼上走去。 就在叶栗走了一步,陆柏庭却忽然一个用力,拽住了叶栗,直接搂到了怀里,下颌骨就这么抵靠在叶栗的肩头。 叶栗一僵。 “叶栗,你现在是真哄不好了是吧。”陆柏庭的口气无奈,也带了一丝的纵容和宠溺。 “没有。”叶栗生硬的应着。 被陆柏庭抱着,叶栗有些僵动了动:“你别抱着我,难受。” “我抱我老婆也不行?”陆柏庭沉沉的看着叶栗。 叶栗越发的别扭。 忽然,陆柏庭捏着叶栗的下颌骨,半强迫的把她转了过来:“这就是你说的哄得好?看见自己老公就是假笑?心里巴不得老公不在家?我是怎么招惹惹你了?” 一连串的质问,问的叶栗无话可说,最后干脆绷着,不说话。 陆柏庭却没打算放过叶栗,这一星期来,是真的把陆柏庭逼到了极限。那种看的见碰不到的感觉,该死的糟透了。 要以前的陆柏庭,根本不会理睬叶栗是否愿意,只要自己爽就可以。 但是现在,他却是把叶栗放在第一位,看着叶栗指控的那张脸,陆柏庭就真的做不下去了。 一周来,半夜回来,为了躲叶栗,最终的结果还是逃不掉去浴室里冲冷水澡。 这种生活再不结束,陆柏庭觉得自己早晚要被弄疯。 “还不说话?”陆柏庭压着叶栗。 越发靠近的强烈的男性气息,还有那张清隽的面容,叶栗看着,眸光里闪烁着复杂的光。 那种不安的情绪,被叶栗藏了下来。 微微深呼吸后,叶栗主动踮起脚尖,亲了亲陆柏庭的薄唇,然后松开:“这样可以了吧。” 陆柏庭挑眉,不吭声,那态度摆明了就是自己并不满意。 叶栗的小脸瞬间皱了起来,才想问这人到底要则么样,陆柏庭却忽然沉身,重重的吻住叶栗。 叶栗猝不及防的被吻住,错愕的看着陆柏庭,但很快,陆柏庭压抑了许久的吻,彻底的吞没了叶栗所有的惊呼声。 不急不躁,就好似故意的一样,陆柏庭耐着性子的在撩拨着叶栗。 大手始终搭在叶栗的腰身,也没再有任何不规矩的举动,只是,唇上的吻,变得越来越沉,仿佛要把叶栗彻底的吞没进去。 “唔——”叶栗被吻的无法呼吸,推了一下陆柏庭。 白皙的肌肤泛着绯红,眼神都不知道应该落在哪里,最后别扭的说了一句:“家里都是人。” “哪里有人?”陆柏庭问的直接。 叶栗看了眼,周围哪里还有人,佣人早就识趣的,消失的干干净净的,周围就只有自己和陆柏庭两人。 “准备躲我到什么时候?”陆柏庭看着叶栗,不给她任何闪躲的机会。

陆柏庭和叶栗的事情,陆子羁自然也知道。

见陆柏庭不说话,叶栗越发的小心:“陆总,有病要去治。” “叶栗。”陆柏庭声音沉了下来。 叶栗瞬间紧张。 陆柏庭就这么压着叶栗,两人的呼吸清晰可见,那熟悉的烟草味,瞬间萦绕在叶栗周遭的每一处空气里—— “你是我老婆,我只对你硬。”陆柏庭一字一句,说的简单粗暴,“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回去试试。” 最后的一句话,陆柏庭几乎是贴着叶栗说完的。 叶栗忽然想起那些火辣辣的画面,一阵心烦气躁。 她干脆降低车窗,让外面冰冷的空气透了进来,才一点点的把自己脸颊上燥热的气息给渐渐的吹散。 而陆柏庭已经面无表情的开车,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口,没在搭理叶栗。 …… —— 接下来的几天,不仅仅是陆柏庭,就连陆南心都跟着悄无声息起来。 不管是媒体还是网络,都看不见陆南心的只言片语,之前大放厥词的说自己和陆柏庭的关系,也都一一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再也找不到了。 这事,肯定不是陆南心干的,除了陆柏庭,在丰城也没人可以做到这一步。 而陆柏庭除去在公司的时间,一日三餐都会回到别墅和叶栗一起用餐。 叶栗如果不在别墅,那么不管叶栗在哪里,用餐的时间到了,陆柏庭就会毫不避嫌的出现在叶栗的面前,公然牵着叶栗的手,出入各家餐厅。 偶尔叶栗要逛街,陆柏庭也会二话不说的陪着。 虽然,两人很少交谈。 但面对这样的陆柏庭,叶栗想做到无动于衷,那是不可能的。 她只是在表面上端着,一句话都不说话,陆柏庭却也丝毫不在意,任叶栗对着自己耍着小性子。 …… 想着陆柏庭的举动,叶栗忽然就有些烦躁了起来。 原本还懒散的靠在贵妃椅上的叶栗,忽然就这么站了起来,拿在手里的ipad被她随意的丢在一旁。 结果,ipad才丢下去的瞬间,叶栗忽然眼神微眯,重新把ipad拿了起来。 上面出现的视频,是陆柏庭的。 很快,叶栗点开了视频—— 陆柏庭一身黑色的西装,在高层干部的簇拥下从商场走出来。 接到消息的记者围堵了陆柏庭很长的时间,今天怎么可能再放过陆柏庭,再陆柏庭出来后,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问着—— “陆总,有人多次拍到你和叶栗同进同出,甚至拍到叶栗住在你的别墅里。” “陆总,是不是因为叶栗怀孕,所以你对叶建明出手相助。” “陆总,叶栗是不是怀孕了,你们是不是复合了。” …… 陆柏庭和叶栗的事情,再一次被记者搬到了台面上来。 这几天来,陆柏庭的丝毫不避讳,让原本销声匿迹的叶栗,重新回到了整个丰城人的视线。 那种倨傲优雅的神态,丝毫让人看不出,她是一个落魄的千金。 反而明明白白的告诉全丰城的人,她还是站在丰城的第一名媛——叶栗。

第一卷: 第1286章 那种熟悉感却越来越强烈起

第一卷: 第1286章 那种熟悉感却越来越强烈起轰天谍战

同一时间—— 黎夏仓促的在经纪人的掩护下离开了酒店,身后的记者怎么可能放过黎夏,这样的热闹程度,绝对不亚于当年的x门照事件。 何况,黎夏现在的地位和名声,这样的新闻分分钟都可以引发地震。 记者自然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消息。 “黎夏,不是我说,你玩的时候怎么就不注意点。”经纪人拧眉,一脸怨气的看着黎夏,“陆柏庭什么人,你也敢玩。你真当丰城的这些女人都是傻子,不懂得陆柏庭是块香饽饽吗?” 黎夏不吭声,打着寒颤。 她担心的不是这些记者,不是自己的名声,而是霍擎苍如果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那么她的结果—— 那样的下场,只要让黎夏想起来,她就觉得自己不寒而栗。 “勾上陆柏庭,拿了好处就赶紧走。”经纪人真的是恨铁不成钢,“结果你倒好,还把叶栗也给搞进来了。现在这政局你是看不懂吗?叶建明回了叶家,叶栗怎么可能和陆柏庭没关系?” “……” “不管陆柏庭怎么看叶栗的,起码叶栗吹个枕边风是比你有用多了。”经纪人摇头,“这次还是被这些吃人不吐骨的记者逮一个正着,你真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够了。”黎夏恼羞成怒的喊着。 经纪人也不再开口,车子快速的离开,而车子后面,仍然不少记者在紧跟着。 经纪人命令司机甩了这些人。 而后,他才把黎夏送到了她的另外一处公寓。 黎夏全副武装的回来,结果才开门,她的脸色就瞬间煞白,在黎夏的公寓里,坐着的不是别人,而是霍擎苍。 霍擎苍的手里把玩着手机,在黎夏开门的瞬间,他的眸光就锐利的看向了黎夏。 黎夏一惊:“霍总,我……”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嗯?”霍擎苍冷笑,“亏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给了你这么好的资源,结果呢,你做了什么?” “我……” “我养着你这么长时间,你倒好,转个身,就把我的事全都告诉了陆柏庭。” “我没有,我绝对没有。”黎夏否认了。 霍擎苍很冷淡的看着黎夏:“你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在我身边的人,如果连一点自控力都没有,就你这张脸皮,我要你何用?” “……”黎夏吓的摇着头。 她太了解霍擎苍,对于一个废弃的棋子是怎么处理的。 “让你接近陆南心,结果你倒是对陆柏庭来了兴趣,嗯?” “……” “既然这么有兴趣,那就好好的抱着你的兴趣下地狱和冥王说。” 霍擎苍的话语越来越冷酷无情,看着黎夏的脸,不带一丝的感情,黎夏不断的摇头,不断的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终,她跪在霍擎苍的面前,哭着求饶;“霍总,我错了,求您放过我,求求您。” 而黎夏等来的不是霍擎苍的松口,而是一颗无情的子弹,下一瞬间,黎夏就这么瞪大眼睛,缓缓的倒了下去。 一条人命,消香玉陨。

起码这人在最初认出自己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要重新追求自己,但显然,陆柏庭并没做多久的时间,就已经主动放弃了。 是啊,陆柏庭什么人! 那个心理从来都倨傲的男人,能拉下脸面追求自己这么长的时间,恐怕也真的就是陆柏庭的极限了。 这个世界上,能像她这样没脸没皮的在陆柏庭面前出现的人,大概真的已经死绝了。 就连陆南心都懂得躲。 呵呵—— 叶栗的鼻头有些泛酸,很快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看着陆柏庭:“好,我确定下行程,就会给陆总电话。” 陆柏庭没应声,仿佛不再理睬叶栗。 叶栗看了一眼陆柏庭,这人的眉头紧锁着,手就这么放在腰腹的地方,在昏黄的灯光下,根本分辨不出陆柏庭的情绪。 而见到陆柏庭没搭理自己的意思,叶栗站起身,打算离开包厢。 在走出包厢的瞬间,叶栗忽然听见了陆柏庭几声微不可见的低吟,她沉了沉,下意识的转身。 原本看起来面不改色的男人已经变得汗涔涔了起来。 那手一下下的在胃部的位置揉捏着,似乎那样的疼痛要把陆柏庭逼疯了。 叶栗比谁都清楚,陆柏庭胃病的毛病。 偏偏这人倔强,还不喜欢吃药,真的闹起病,能把人气死。何况,傅骁已经很直接的说过,这人什么都没吃,就已经在这里喝酒了。 而算下时间,确确实实,陆柏庭可能没吃饭。 而陆柏庭的疼痛,显然已经让他的意识变得有些迷离了起来。 叶栗安静了片刻,走到门口,通知服务生:“陆总胃病犯了,送陆总去医院。” 服务生一愣,但反应的很快:“好。我马上去通知。” 说着,服务生转身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陆柏庭犯了病,在这里出事,他肯定也没好果子吃,自然也不敢怠慢。 但是这事,也必须通知主管。 结果,服务生还没走几步,叶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行了,你回来,把他给我扶到车上去,我直接去医院。” “好。”服务生松了口气。 有人接这个烂摊子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想也不想的,服务生就快速的走进包厢里,扶起了陆柏庭,陆柏庭在陌生人碰触到自己的时候,下意识是反抗的。 但是胃部的疼痛感,让陆柏庭的反抗变得虚弱起来。 “走开。”陆柏庭的声音,却仍然硬声硬气的。 叶栗翻了一个白眼:“你能不能成熟点,陆柏庭。你生病起来比三岁孩子还不如,三岁孩子都知道吃药,你就会胡闹。” 一顿训斥,微微的让陆柏庭的眉眼皱了起来。 而服务生就趁势在叶栗的眼神里,快速的带着陆柏庭朝着叶栗的车子走去。 陆柏庭却仍然不断的在反抗。 叶栗最后忍无可忍,直接伸手拽住了陆柏庭的手:“陆柏庭,你再不冷静,老娘真的把你扔出去!” 叶栗彻底变脸了。 服务生瞬间咋舌。 但叶栗却始终面不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