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钓鱼手竿什么牌子好,手竿钓鱼调漂技巧图解,手竿不用浮漂怎么钓鱼,矶竿手竿钓鱼哪个好

发布时间:2019-11-19 04:24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楚倾瑶对天术老人道,“前辈来得正好,我正好有一事想请教前辈。”

第197章子鸢长公主 “你说谁来了?”瘫痪在床的轩辕啸以为自己听错了。 “皇上,赤罗国长公主北宫子鸢带了一队人马在宫外求见。”侍卫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天琼国与赤罗国只有礼节上的往来,上次赤罗国来人,还是立轩辕睿为太子的时候,来了一位使臣送上一份贺礼。这赤罗国的长公主怎么就突然造访天琼了? 轩辕啸百思不得其解,侍卫见他不吭声,只好提醒了一句,“皇上,赤罗国长公主还在宫门外等候。” “就说朕身体有恙,让太后带着珂雪公主把人接进宫里,再问问她来此的目的。”人家大老远的来了,总不能闭门不见。 侍卫退下后,轩辕啸让太监去召林宛如,太监为难的道,“皇上,太后下了命令,你看这……” “放肆!朕是皇上,朕让你传旨你敢不去?他国公主来访,做为一国之母不应该替朕出面迎接吗?要是出了差池,朕就砍掉你的狗头。” 被轩辕啸一喊,太监哪还敢再犹豫,撒丫子去请林宛如。太后再大,也大不过皇上。林宛如才刚被太后赶走,回头就被皇上请了回来。 她梨花带雨的扑到床上,“皇上,你怎么样了?母后有没有为难你?” 皇上轻抚上她的脸,心疼的问着,“宛如,刚才那两个宫人拉扯你,有没有伤到朕的皇儿?” 林宛如捧着小腹,不停的掉眼泪,“皇上,看到你这个样子,宛如好害怕。要不臣妾召父皇进宫,让他帮着想想法子好不好?” 轩辕啸抓住她的手,有些用力,“赤罗国长公主突然来访,朕已经让母后代为迎接,但你是一国之母,不露面总不好,你找机会和她接触接触,探探长公主此行的目的。” “皇上,想知道目的,问母后不就可以?”林宛如一脸不解,好似很天真。 轩辕啸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今日母后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一个个都巴不得朕死,朕信不过母后。” 林宛如身子一抖,“那怎么办?” “朕现在就信宛如一个。” 听他如此说,林宛如坐起来,冷声道,“既然有他国公主来访,臣妾理应见见,为了皇上,臣妾就算被母后责罚也愿意。” “你有身孕,母后不会把你怎么样。”轩辕啸催促,“快去!” 炙王府,七绝忽然出现在楚倾瑶面前,“王妃,赤罗国长公主北宫子鸢一行进宫了。” “赤罗国?不是一向和天琼没往来吗?”对于天琼周边的几个国家,楚倾瑶还是知道的。 “是没什么大的来往,不知为何北宫子鸢突然就来了。属下已经命人盯着宫里,一有消息马上回报。” 正说话间,七皇子轩辕澈就来了。红檀看见后,赶紧迎接,“奴婢见过七殿下。” “平身吧!红檀,皇婶可在?” “王妃正在房里,殿下请。” 轩辕澈进屋给楚倾瑶请安后落座,“皇婶,我在来的路上碰到了一队穿着异域服饰之人,打听之后听说是赤罗国长公主北宫子鸢,你说她怎么突然来我天琼了?” 若是轩辕炙在,或许还能分析出一二,楚倾瑶对赤罗国可是一无所知。只好道,“我还不如殿下对赤罗国了解得多呢!如今只能等宫里传出的消息了。” 轩辕澈有些焦急,“北宫子鸢怎么赶在这个时候来了呢?皇叔不在,几位皇兄又……”他叹了口气,眉间堆满了忧郁。 “一国的长公主亲自来访,肯定不是游山玩水,据我所知,她在来之前也没和宫里打过招呼,怕是与国事无关。”楚倾瑶把自己想的说出来。 轩辕澈点头,“皇婶说得有道理,是我太心急,差点乱了阵脚。皇婶,你和我说实话,父皇的腰,你有把握能治吗?” “我没看到皇上本人,给不了殿下结论。要是连孟太医都一点办法也没有,殿下也不要对我抱太大期望。”楚倾瑶自然不会告诉七皇子,她根本就不想给皇上治。 七皇子毕竟不是轩辕炙,有些话不能说。人家再怎么着也是皇上的亲生儿子,而她才是真正的外人。 不知道为什么,当七皇子听到楚倾瑶的话后,忽然就松了一口气。也许那个父皇,治不好才是美好的结局。他指了指天寂阁的方向,“皇婶,素如一的毒解了没有?” “还没有,医门大长老来了,眼下正住在天寂阁,亲自给她配药。本来以为不需要我了,可他一定要我跟在一旁打下手。”楚倾瑶最后一句话,彻底断了七皇子想让她进宫去看看皇上的念头。 听说大长老来了,七皇子更加担忧,“皇婶可千万要小心,眼下皇叔不在,我们都惹不起那位阴险的大长老。” “皇婶明白。”楚倾瑶看着七皇子,“今日有消息传回来,你皇叔遇到了索强。” 七皇子一听大急,赶紧道,“皇叔有没有事,没受伤吧?” “怎么会,他武功那么好,受伤的必定是索强,逃跑的也一定是他,只是可惜了上百皇羽卫。据我猜测,你父皇一定是知道你二皇兄还活着,才会派人拦截。你皇叔这边你不用担心,倒是殿下在宫里,就算有太后护着,也要多加小心。” “澈儿省得,皇婶放心。” 七皇子又坐了一会,道,“皇婶,我想去一趟天寂阁,看看素如一。我们天琼惹不起她,就该恭敬着。” “皇婶陪你。”轩辕炙不在,楚倾瑶可不放心让七皇子独自去见他们。 到了天寂阁,昆一冷眼望着七皇子越走越近,不悦的道,“站住,前面是大小姐的房间,来者止步。” 七皇子拱手道,“我是天琼七皇子轩辕澈,听说大小姐中毒了,特意过来看望。” “连大长老都没办法,你一个皇子能探望出来什么啊?”昆一不屑的扫视着轩辕澈,就这瘦弱的小身板,他动动手指就能掐死他。 他的主子是夜染大陆说一不二的老大,一国的皇子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他挡在前面没动,“七皇子,你还是请回吧!” “既然如此,我回去后马上派人多送些补品过来,就当是给大小姐赔罪,还请这位兄弟不要拒绝。” 昆一冷眼望着,也不说答应也不说拒绝。轩辕澈有些恼怒,楚倾瑶却扯了扯他的手,“殿下,皇上有伤在身,怕是不方便接待赤罗国长公主一行,殿下还是早些回去。” 听到赤罗国长公主竟然来了天琼,昆一也只是眼皮子动了动,这些事情都与他无关。在他眼里,各国之间爱怎么斗怎么斗,反正都翻不出境主的手掌心。 轩辕澈走了一趟炙王府,连素如一面都没见到,有些沮丧,回头看向楚倾瑶,“皇婶,澈儿先回宫去了,皇婶千万要小心。” 身后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大长老走了出来。 “你是天琼的七皇子?” 轩辕澈只好回身行礼,“天琼七皇子轩辕澈见过大长老,大长老风采依旧。” “哼!嘴倒是挺会说。”大长老摆着架子,“我正要找皇室的人呢!我这缺了点药材,正好你来了,替我去你们天琼的药库把这单子上的药都取过来。” 接过大长老递过来的清单,轩辕澈只扫了一眼就想骂人,上面最少标了几十种药名,后面写着数量,从五十到几百不等。而且各个都是名贵药材,在她的记忆里,有好多那年的医门大会天琼都没买到。 他握了握拳,“大长老,这天琼怕是拿不出这么多药材,再有几个月就是药门大会了,去年采买回来的药已经用得七七八八。” 楚倾瑶也看到清单上的明细了,暗骂了一句大长老,尼玛…… “如一小姐在天琼中的毒,你们天琼不给治,本长老亲自过来了,要你们出点药还委屈你们了不成?别忘了,如一小姐的身份,是你们天琼惹不起的。” “如何惹不起?”楚倾瑶越听越来气。 “整个天琼所有人的命,加起来也没她的金贵。”大长老一脸不屑,“整个夜染大陆谁不知道她是境主的女儿,你们竟然敢伤她?这笔帐等替她解毒之后,本长老再与你们一道清算。” 楚倾瑶冷笑,“既然她的命这么金贵,你们怎么不好好保护起来?大长老别忘了是她自己跑来的,可没人请她。至于你说的这些药材,我们天琼拿不出,大长老若不信,不妨查一查近几年医门大会上,天琼可买到过这些好药?” “牙尖嘴利。”大长老列出这张单子也只是想难为一下天琼,给素如一出气。这些珍贵药材,医门就从来没卖过,都是自用。 “大长老,本王妃早就说过,如一小姐的毒我也能解,虽然时间上会长一些,是你信不过我,偏要自己动手,堂堂医门连几株药材都出不起吗?要不要本王妃悬赏各国,帮长老找药?” “楚倾瑶,看在你一介女流的份上,本长老不和你一般计较,你最好见好就收。”大长老气得脸色铁青,要不是素如一死活不肯走,这炙王府他一秒都不想留。快看"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多年兄弟,怎么跟本王说这些?”轩辕炙拍了下凌墨,“一会少喝点,晚上还要入洞房呢!”

这件事情,她必须咬死了不知道,如果让皇上察觉她心思如此歹毒,定会影响皇儿的前途。

“传来的消息说查不到,对方身手很好,听说东方无双一路被追杀,几次都险险的逃命。”

“王妃,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多加小心,步步为营了。”七杀有些后悔,当时就应该跟着胡铁他们一起走。

老夫人暗自叹气,“清风,祖母问你,如果有一种方法,现在就能检查出来,絮语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你愿不愿意用?”

许临仙一愣,“那这孩子是韩……”家的吗?

他做为娘家哥,都这么在意,凤舞肯定会更加敏感。

柳儿见鬼医走了,爬起来就去追,七杀把她拦住,“姑娘,你先别走,一会就有人过来接你,你放心,一定会把你送回昆仑境的。”

当他听说漫天妖以身相救帝凤舞,是被大哥算计的,他就一直担心,漫天妖那性子怕是会不要帝凤舞。看到凤舞被人承认,他这个当哥的,也替她开心。

当他听说漫天妖以身相救帝凤舞,是被大哥算计的,他就一直担心,漫天妖那性子怕是会不要帝凤舞。看到凤舞被人承认,他这个当哥的,也替她开心。只有你听见

见炙王一身飒爽的用轻功带着大小姐上来,竟然脸不红心不跳,众人暗暗惊讶于他的轻功,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鬼医按住胸口,他总觉得这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人。可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这种感觉让他恐慌,心里空落落的,怕得厉害。

“你们帝家算计我在前,还有脸问我是什么意思?”漫天妖气恼,“我什么意思你会不知道?”

瑜夫人愣住,她的瑜琊年纪确实不小了。可是以瑜家的家世,她也嫁不到什么好人家。她很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要惊动王爷亲自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