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哈西花园小学怎么样,杭州海豚教育怎么样,人初油喷剂怎么样,凤凰花园城小学

发布时间:2019-11-08 14:03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因为这一场车祸,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解冻,我们很有默契地没有再去提那天晚上的不愉快。 姑父给我放了一个长假,让我在家里好好休息。 我不敢再去公司找骂,只能宅在家里。 宅个几天还行,时间一长我就吃不消了,再加上左手扭伤不方便,江一辰给我安排厨房的阿姨照顾我,我觉得太麻烦人了。 这天江一辰回来吃晚饭,我吃完饭跟江一辰说,我在家里闷得慌,而且阿姨又要做饭又要照顾我也太累她了。 江一辰白了我一眼,说我当个病人还要挑三拣四,既然我嫌家里无聊又不想麻烦阿姨,那我就跟着他上下班,他照顾我,我也能出去透透气。 我一听就傻了:“江一辰你车祸的时候没撞到头吧?你来照顾我?” “怎么?照顾你还得考个证?”江一辰把我拖进他怀里,拿起饭碗来喂我,“照顾人最基本的就是端茶送水,你手不方便,这种事情我能做好的。” 我跟看大傻子一样看着江一辰,说不出话来。 我一个右撇子伤了左手,怎么就变成要人送饭的残废了…… 心里尽管有许多话想要跟他说道说道,但看着江一辰一脸嫌弃却又动作温柔地待我,那些话卡着喉咙就出不来了。 在他怀里吃完一碗饭,我有些食不知味。 都说食色性也,但很明显两者我都拥有的时候,后面那个太出挑却是会影响到吃饭的情绪。 脑子里面胡思乱想的事情太多,吃完了饭我没来得及起来,被江一辰拍了一下屁股。 他力气不大,我却跟火烧了屁股一样跳起来,红着一张脸就回去房间了。 刚回房间没多久,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一手拉着脖子上领带,解开了领口纽扣的江一辰靠在门框上问我:“你手痛,需要搓澡服务吗?” 我脸红得快滴血了,直接把门关上,还加了两道锁。 门口的江一辰哈哈大笑,笑得我气到捶枕头,这货真的是心里蔫坏蔫坏的! 第二天一早,江一辰倒是说到做到,真的一早就来叫我起床。 帮着我穿衣服和洗漱以后,他拖着睡眼朦胧的我去吃早饭,然后把穿成了一个球的我塞到了后座,他也坐到了我的身旁。 开车的人是小方,我这才知道江一辰喜欢开车,但是如果忙的时候他会让车技更好的小方来开。 我听了这个说法,心里面忍不住想,难道他每次开车来找我的时候,都是不那么忙的时候吗? 我实在是好奇,问江一辰为啥每次我跟他碰面都是他自己开车。 江一辰没说话,过了会儿让我安静点他好看文件资料,倒是小方心直嘴快说:“尹小姐,少爷也就只有找你的时候才会自己开车,其他时候都是我们开车。所以只要他自己开车出门,我们都知道是来找你了……” “小方,你话挺多的嘛。”江一辰放下了手里的资料,那双桃花眼冲着小方嗖嗖地放着冷刀子,小方直接打了一个哆嗦,“是不是我给你工资太多,吃饱饭了有精力胡说八道了?” 小方立刻做了一个把嘴巴关上拉链的手势,随即专心开车,我看着一脸冰冷的江一辰,他瞪了我一眼,随后继续看他的资料。 我心里忍不住猜测,江一辰都下封口令,怕小方说的话是真的了。 只是我搞不懂,为啥来见我才自己开车,别说是为了耍帅? 这个疑问没有任何解答,谁也不敢在背后说江一辰的事情,尤其是江一辰手下的人。 之前江一辰隐瞒身份的时候,他在我心里是个挺有能力和想法的公子哥儿,但现在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以后,他在我面前也就不再继续隐藏本来的样子。 江一辰做事情十分有魄力,而且有计划。 一上午我玩得很疲惫了,可是他依然在排序做事情12345,但一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过来陪我聊天,替我喷药按摩。 除开特别照顾我这一点,江一辰在我面前也有一些事情不再隐瞒。 这天,他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他邀请去陪伴一个阔太参加知名品牌高订的珠宝鉴赏师得了阑尾炎,这个马上就要开始的行程无法成行。 江一辰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作为曾经对珠宝行业知道一些内幕的人,我知道他为什么会脸色不好看。 一般来说,有钱人大多会在消费中累积自己的喜好形成品味,为了迎合这种高端消费群体,出现了不少在普通人看来无法理解的行业。 比如专门替他们整理衣橱进行搭配的整理师,往往一些过季的衣服因为他们的搭配和改造,会散发出不低于当季潮流的魅力。 再比如就是珠宝行业的专业陪伴——珠宝鉴赏师,这必须要对珠宝设计有一定的审美和理解,然后对客户本身也必须要有理解,这样才能挑选出最适合对方的珠宝。 而且对于有些富人来说,挑选出来的东西只能锦上添花,不能让珠宝压了人的气势和颜色,否则这件珠宝的推选就失败了。 从事珠宝鉴赏师的人数量不算少,但是真正配得上这几个字的人不多,而且大多都会提前预约工作,这样对方会针对客户和珠宝展进行了解和预先搭配。 像这样临时找人的话,难度高,而且容易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反而得罪客人。 江一辰挂了这个电话之后立刻拨了电话找人,然而他看上的几个珠宝鉴赏师都已经没了档期,国外的珠宝鉴赏师倒是有档期,但过来的时间不够,因为这个珠宝展览明天就要开始了。 看到江一辰紧抿的嘴角,我想那个客人一定是他很重视的对象,所以他没办法凑合了事。 我看到他紧蹙的眉头,心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江一辰救了我一命,我不若也帮他一个忙,除开回报了他这份恩情,也有可能因为这样改变我们之间避而不谈的关系。 我想,除开作为引出姜岩的棋子,我如果能更多地展现出自己的能力,是不是可以让他跟我处于更平等的位置? 他会不会用其他的视线看我?快看"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十七章 接下来几天姜岩没来找我麻烦,据说是经常去医院照顾他妈,我也就和江一辰一起探讨项目细节,跟他学怎么做事。 江一辰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是个花花公子,轻佻又轻浮,可是工作的能力没的说。 原本我以为自己能够适应他的工作节奏,可是真的在他工作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因为一直被保护得太好,有多么没用。 江一辰倒是说我不用那么辛苦,他会帮我,可是经过姜岩的这个事情,我不想把自己的命运彻底交给任何一个人。 就算我做不到最好,我也要有能够自保的能力。 这天我拿着报表去找江一辰过目,刚到他公司就收到了那个人的短信。 “十五分钟后,伊藤百货三楼女厕。” 伊藤百货距离JK只有两条街远,过去不到十分钟,可是我现在要找江一辰谈正事,怎么能过得去? 我到了江一辰办公室门口,他的秘书一见我就说:“尹小姐,江总在和人开会,恐怕你来的不是时候。” 听到江一辰开会没空,我松了一口气,把报表交给秘书后直接去伊藤百货。 走进三楼女厕,我扫了周围一眼,这里环境不错,每一格都是独立的密封空间。 这时,我听到角落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他叫我来又在搞什么名堂? 我正想问他在不在,可就在这时,那个角落传来了一个人压低的声音。 “……人走了,来,给我亲一下。” 不过是几个字,我已经认出了说话的人是让我恨之入骨的姜岩! “哼,不给亲,要亲就去亲你老婆!”顾浅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听起来像是发火,但娇嗲的口气更像是撒娇。 “浅浅,我心里的老婆从来都是你一个人。你不知道,跟她做的时候,我如果不想你,恐怕连硬都硬不起来……” 听到姜岩说出的诋毁话语,我气得浑身发抖,手脚都跟着发凉,朝着角落走过去。 然而距离那里还有两个位置的时候,我身旁的门忽然被打开,一只大手把我拉了进去! “唔!”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差点尖叫出声,然而另外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还没喊出来的声音被压在了喉咙里面。 “嘘……” 不过是一个字,却让我满脑子的愤怒被生生地压了下来。 是他! 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我不知道他让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然而这时,他低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你很好,比任何一个女人都好……” 贴在耳边的嘴唇吐出了温柔的话语,他把我揽进怀里坐到马桶上,那双大手肆意地在我身上游走。 他的动作带着极强的占有欲,却也点燃了我身体里面暗藏的火苗,然后用我无法拒绝的强势进入了我的身体! 我从来没想过和他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做这种事情,我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 紧张的情绪和害怕被人发现的羞愧变成了兴致的助燃剂,让我对他的每一个动作反而更加专注。 就在这时,隔壁的姜岩和顾浅浅动作也大了不少,顾浅浅更是肆无忌惮地发出了快乐的声音。 听着他们的动静,刚才心里被压下去的火又窜了起来,我生出了想要狠狠报复他们的念头,主动地迎合身下男人的动作。 愤怒的火焰和快感交织成了令人麻痹的闪电,在攀上高峰的时候,我紧咬住的嘴唇不由自主地松开,发出了宛如溺死一般的尖叫! 顿时,我大脑一片空白,然而发出了声音的恐惧就像潮水一样席卷而来! 我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我居然做了这样的蠢事。 下一秒,姜岩带着疑惑和愤怒的声音猛地炸开! “尹月?!” 我的心在一瞬间加速,蓦地睁开了眼睛……添加"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时间很快就到了出差那天,我一早起来就拖着准备好的行李出门去了机场。 这两天我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了一下,有王筱柔和姑父在,我能够放心出去学习。 姑父听到我要去出差的时候,本来不是很同意,毕竟他也知道江一辰的花名在外,而且跟我还被人说过嘴。 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跟姑父再三强调不会有事,他才算放心,只是跟我说了要记得跟他多联系。 自从父母过世,来自亲人的关心就只剩下了真心实意待我的姑父,这种温暖让我真的特别依赖。 我这次出门带够了钱,打算买些适合姑父用的东西回来给他当伴手礼,也让他知道我心里挂着他老人家。 到了机场,我跟江一辰碰面拿到机票后,才知道出差的地方是西海。 而这一次的会谈并不涉及正式签约,所以只有我和他去跟对方进行初步接触。 西海是我国第三大海滨城市,也是我国第四大货运港口,这里经济非常繁荣,比起顺城还要繁华,全国大城市排名靠前。 上了飞机,四个小时以后我和江一辰就到了西海。 虽然江一辰是例行出差,但我看他的雄性荷尔蒙还是照常工作,一路上招蜂引蝶。 不仅同行的旅客有人来要电话,就连空姐也特别喜欢来我们的商务舱询问是否需要服务。临下飞机之前,我分明就看到了有个特别漂亮美艳的空姐,红着脸塞了纸条给江一辰。 “江总的魅力真是闲不下来的永动机啊……”我拎着自己的箱子,看着身旁的江一辰忍不住感叹。 江一辰没好气地看我一眼,过来帮我拖箱子,吐槽说:“永动机也有没用的一天,比如你就老是不接受我的盛情邀请。” 听到江一辰口里特别重点咬字的盛情邀请,我全然当没听到,毕竟我招惹不起他大少爷。 我当起了锯嘴葫芦,江一辰也就收声,西海这边的合作对象安排了人来接机,接到我们以后直接就把我们拉到了这里最大的旅游圣地清海湾。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叫何应雄,长相斯文,谈吐彬彬有礼,做事情特别有眼力。 他给我和江一辰各自开了相邻的房间,让我们先休息一下,晚上会来接我们去和合作方用餐。 我们住的酒店是清海湾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给我们开的房间也仅次于总统套房的水准,宽大舒服,尤其是站在阳台上的视野极佳。 我泡了一杯茶走到阳台向外眺望,望出去正好是一片不对外开放的沙滩。干净的沙滩上只有零星的人在晒太阳,雪白的细沙和碧蓝的海水相互堆叠,打出了一层层浪花,颇有夏日度假的气息。 合作还没谈,对于可能达成合作的对象就这样照顾,不得不说对方考虑的面面俱到,最可能地让我们感到舒适。 我喝完手里的茶,去浴室泡了一个澡,这才拿出晚上用餐穿的衣服,开始换衣服。 相对于时尚的打扮,我选择了之前那个人给我带回来的旗袍,带来的首饰也是他配的珍珠耳饰,整体效果端庄典雅,再加上略微浓艳一点的口红,整体效果看起来又不会那么死板,和我的年纪也相配。 梳妆打扮完毕,前台打了电话来,说是何应雄到了楼下。 挂上电话,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我打开门看到江一辰站在门口,他一身白色带暗纹的休闲西装,正式中又带着一点放松,和我的衣服也比较相配,整个人看起来俊帅无比。 江一辰估计是没想到提醒我带正式的衣服,我带了这一件,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没想到你穿这套衣服,为什么不带我送你的那一件?”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我更偏好这一件旗袍,那一件被我压箱底了。 一边出门,我一边解释:“那一件衣服送洗还没拿回来,所以就带这件了。” 似乎对我这个解释还算满意,江一辰没说其他,微微弯起胳膊,对我一扬头:“尹小姐,请。” 我和他一同去见合作方,身份自然是他的女伴,我没扭捏,挽着他的胳膊下楼。 何应雄接到了我们两人以后,带我们出了酒店,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豪车。 “两位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今天晚饭安排的地方是在私人会所,过去需要一点时间。” 我还没来过西海市,颇有兴趣地看起了傍晚的景色。 和顺城的傍晚不一样,这里的落日特别红艳,就像是一团下沉的烈火,哪怕已经有一半没入了地平线,也带着炙人的温度,为了周围的一切披上了一层艳丽的红纱。 到目的地的时候,落日已经彻底消失,天色虽然还不算暗,但前方的会所里面已经亮堂彷如白日。 会所门口不仅有穿着漂亮长裙的迎宾小姐,而且还有带着耳机的保安,更凸显出这个地方的非同寻常来。 何应雄在前面拿出一张卡给对方核实身份后,立刻有服务生过来引导我们向里面走去。 这个私人会所占地极大,进去是一条很长的主路,主路两侧则是一条条错落的支路,通往不同的房间。 这样的设计让个人的隐私得到了极大的尊重,也增加了交谈或者做一些更私人事情的隐秘性。 我们往里面走了快七分来分钟,才往支路上走。 整条支路比主路略狭窄,由漂亮的鹅卵石铺成,配着鹅卵石路两侧的细白沙子,闻着不远处传来的海水腥味,心情也跟着夏夜变得怡然起来。 道路尽头的房间通体白色,看大小约莫是个小型宴会厅,服务生推开门,我们和何应雄一起走了进去。 大大的房间被玻璃和白色或者米色的墙切割成了数块,入目的大厅已经放好了餐台。 七八个身高高挑、环肥燕瘦的美女坐在大大的柔软真皮沙发上聊天,不仅有中国人,甚至里面还有金发碧眼的洋妞。 看到江一辰的时候,这些女人的眼睛都亮了,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狂给江一辰抛媚眼,摆出了一副恨不得把江一辰撕碎吞入肚子的欲望姿态。 沙滩、私人会所、漂亮的女人们…… 要不是从下飞机一直到入住酒店,接待方给我的感觉非常慎重和正派,我都怀疑何应雄是不是带错路,我们误入海天X筵了。 江一辰在这环境里面倒是挺自在的,四下打量了一下,若有所思跟我说:“今天这饭怕不是驰誉的郑总请的了。” “啪啪啪。” “江少好眼力,居然能猜得出来做东的人换了。” 随着鼓掌声,一个带着三分粗犷的声音响起,一个男人从打开的侧门走了出来。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时间很快就到了出差那天,我一早起来就拖着准备好的行李出门去了机场。 这两天我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了一下,有王筱柔和姑父在,我能够放心出去学习。 姑父听到我要去出差的时候,本来不是很同意,毕竟他也知道江一辰的花名在外,而且跟我还被人说过嘴。 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跟姑父再三强调不会有事,他才算放心,只是跟我说了要记得跟他多联系。 自从父母过世,来自亲人的关心就只剩下了真心实意待我的姑父,这种温暖让我真的特别依赖。 我这次出门带够了钱,打算买些适合姑父用的东西回来给他当伴手礼,也让他知道我心里挂着他老人家。 到了机场,我跟江一辰碰面拿到机票后,才知道出差的地方是西海。 而这一次的会谈并不涉及正式签约,所以只有我和他去跟对方进行初步接触。 西海是我国第三大海滨城市,也是我国第四大货运港口,这里经济非常繁荣,比起顺城还要繁华,全国大城市排名靠前。 上了飞机,四个小时以后我和江一辰就到了西海。 虽然江一辰是例行出差,但我看他的雄性荷尔蒙还是照常工作,一路上招蜂引蝶。 不仅同行的旅客有人来要电话,就连空姐也特别喜欢来我们的商务舱询问是否需要服务。临下飞机之前,我分明就看到了有个特别漂亮美艳的空姐,红着脸塞了纸条给江一辰。 “江总的魅力真是闲不下来的永动机啊……”我拎着自己的箱子,看着身旁的江一辰忍不住感叹。 江一辰没好气地看我一眼,过来帮我拖箱子,吐槽说:“永动机也有没用的一天,比如你就老是不接受我的盛情邀请。” 听到江一辰口里特别重点咬字的盛情邀请,我全然当没听到,毕竟我招惹不起他大少爷。 我当起了锯嘴葫芦,江一辰也就收声,西海这边的合作对象安排了人来接机,接到我们以后直接就把我们拉到了这里最大的旅游圣地清海湾。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叫何应雄,长相斯文,谈吐彬彬有礼,做事情特别有眼力。 他给我和江一辰各自开了相邻的房间,让我们先休息一下,晚上会来接我们去和合作方用餐。 我们住的酒店是清海湾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给我们开的房间也仅次于总统套房的水准,宽大舒服,尤其是站在阳台上的视野极佳。 我泡了一杯茶走到阳台向外眺望,望出去正好是一片不对外开放的沙滩。干净的沙滩上只有零星的人在晒太阳,雪白的细沙和碧蓝的海水相互堆叠,打出了一层层浪花,颇有夏日度假的气息。 合作还没谈,对于可能达成合作的对象就这样照顾,不得不说对方考虑的面面俱到,最可能地让我们感到舒适。 我喝完手里的茶,去浴室泡了一个澡,这才拿出晚上用餐穿的衣服,开始换衣服。 相对于时尚的打扮,我选择了之前那个人给我带回来的旗袍,带来的首饰也是他配的珍珠耳饰,整体效果端庄典雅,再加上略微浓艳一点的口红,整体效果看起来又不会那么死板,和我的年纪也相配。 梳妆打扮完毕,前台打了电话来,说是何应雄到了楼下。 挂上电话,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我打开门看到江一辰站在门口,他一身白色带暗纹的休闲西装,正式中又带着一点放松,和我的衣服也比较相配,整个人看起来俊帅无比。 江一辰估计是没想到提醒我带正式的衣服,我带了这一件,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没想到你穿这套衣服,为什么不带我送你的那一件?”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我更偏好这一件旗袍,那一件被我压箱底了。 一边出门,我一边解释:“那一件衣服送洗还没拿回来,所以就带这件了。” 似乎对我这个解释还算满意,江一辰没说其他,微微弯起胳膊,对我一扬头:“尹小姐,请。” 我和他一同去见合作方,身份自然是他的女伴,我没扭捏,挽着他的胳膊下楼。 何应雄接到了我们两人以后,带我们出了酒店,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豪车。 “两位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今天晚饭安排的地方是在私人会所,过去需要一点时间。” 我还没来过西海市,颇有兴趣地看起了傍晚的景色。 和顺城的傍晚不一样,这里的落日特别红艳,就像是一团下沉的烈火,哪怕已经有一半没入了地平线,也带着炙人的温度,为了周围的一切披上了一层艳丽的红纱。 到目的地的时候,落日已经彻底消失,天色虽然还不算暗,但前方的会所里面已经亮堂彷如白日。 会所门口不仅有穿着漂亮长裙的迎宾小姐,而且还有带着耳机的保安,更凸显出这个地方的非同寻常来。 何应雄在前面拿出一张卡给对方核实身份后,立刻有服务生过来引导我们向里面走去。 这个私人会所占地极大,进去是一条很长的主路,主路两侧则是一条条错落的支路,通往不同的房间。 这样的设计让个人的隐私得到了极大的尊重,也增加了交谈或者做一些更私人事情的隐秘性。 我们往里面走了快七分来分钟,才往支路上走。 整条支路比主路略狭窄,由漂亮的鹅卵石铺成,配着鹅卵石路两侧的细白沙子,闻着不远处传来的海水腥味,心情也跟着夏夜变得怡然起来。 道路尽头的房间通体白色,看大小约莫是个小型宴会厅,服务生推开门,我们和何应雄一起走了进去。 大大的房间被玻璃和白色或者米色的墙切割成了数块,入目的大厅已经放好了餐台。 七八个身高高挑、环肥燕瘦的美女坐在大大的柔软真皮沙发上聊天,不仅有中国人,甚至里面还有金发碧眼的洋妞。 看到江一辰的时候,这些女人的眼睛都亮了,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狂给江一辰抛媚眼,摆出了一副恨不得把江一辰撕碎吞入肚子的欲望姿态。 沙滩、私人会所、漂亮的女人们…… 要不是从下飞机一直到入住酒店,接待方给我的感觉非常慎重和正派,我都怀疑何应雄是不是带错路,我们误入海天X筵了。 江一辰在这环境里面倒是挺自在的,四下打量了一下,若有所思跟我说:“今天这饭怕不是驰誉的郑总请的了。” “啪啪啪。” “江少好眼力,居然能猜得出来做东的人换了。” 随着鼓掌声,一个带着三分粗犷的声音响起,一个男人从打开的侧门走了出来。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给我承诺

不论那个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尽力争取孩子的抚养权,绝对不会把孩子让给任何人,包括江一辰。